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二

十九岁那年冬天,陈明达从县高中学成回到五里屯,他突然对父亲说,你给共产党送盐是对的。陈先德很惊讶。陈明达说,我读了共产党的书,我要把我那份土地分给穷人。父亲一听,差点没背过气去。陈明达说,不分给穷人也成,我就学咱叔,我的地送给明通吧,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要去关内抗日。陈先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一心想让长子继承他的家业,不论陈明达怎么不听话,如何放荡不羁,陈先德始终认为他要比二儿子陈明通强出好多。陈先德坚决不同意陈明达去抗日,把他关在家里,派家丁看住他。他就绝食,陈先德只好去劝儿子,儿子说,你不是也恨日本人吗?为什么又不让我去抗日呢?陈先德说,这是两码事。陈明达说,这是一码事。他从学校带回来一箱子书,都是关于抗日的,把陈先德吓得半死,要把那些书烧了。陈明达就和父亲打起来,两个大老爷们在地上翻滚,父亲终于打不过他了,只好由他。陈明达把这些书翻得书皮都烂了,就留给弟弟说,我把书留给你,我要去抗日了。弟弟问他,你就这么想当兵?陈明达说,世界上有这样的道理吗?人家没请他,他自己到人家里来,见东西就拿,我要把日本人赶出去。明通说,你为啥要到关内赶日本人呢,日本人不就在咱家门口吗?陈明达说,我是傻瓜吗?我要在这里抗日,就是找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陈明达给弟弟写了张把地让给他的条子,陈明通给哥哥开了门。陈明达带上一袋炒面和几件换洗的褂子,就奔关内去了。在黄河边上他遇见了一个给爹送葬的学生马永生,就鼓动他参加抗日,马永生正死了爹,就跟陈明达走。他听说陈明达把地给了弟弟,就很佩服他。陈明达说,我他妈的不要什么土地,我只要主义真。参加了阎锡山的军队。干啥都积极,不久就升了排长,陈明达高兴得一晚上没睡着,只穿了条裤衩在河边上跑。可是马永生说漏嘴,长官知道陈明达是推拿的一把好手,就安排他在医疗室给长官按摩推拿,陈明达很不高兴,要求上战场杀日本人,可是长官不答应。这个长官姓洪,是个团长,塌鼻子,红脸膛,说话像鸟语,爱骂“干你老母“,是个闽南人。就是他把陈明达留在自己身边的,他对陈明达说,按摩也是抗日工作。陈明达回嘴,按摩是瞎子干的,我要去打仗。洪团长说,你先去火药厂干活,晚上过来给我按摩。陈明达在火药厂学会了做火药,可是他心不在焉,不小心点着了一堆盐硝,烧坏了自己的脚。火药厂的一个护士小吴是个美人坯子,她给陈明达打了半个月的针,陈明达的心开始在胸膛里蹿来蹿去,这是他第一次爱上一个姑娘。马永生说,你他妈的完了,上不了战场了。陈明达说,我发现了比上战场更吸引我的东西。马永生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一有女人就忘记了大事。陈明达说,我没忘记,我只是先把这事办了再上战场。小吴听说陈明达是抛弃财产来抗日的,就很佩服他,两人一来一往对上眼了。有一次打针的时候,陈明达就抱了亲她,小吴没有挣扎。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陈明达和小吴交往了几个月,被洪团长发现了。接着一个月,小吴就不再和陈明达去河边散步了。陈明达很奇怪,有一天他去给洪团长按摩,看见小吴坐在洪团长的房间里,洪团长在给她削水果。陈明达觉得血喷出天灵盖。他回去抱了一包炸药要去炸洪团长,被卫兵摁倒,关进了禁闭室。听说第二天他要被拖出去枪毙。第二天一早,他还没被拖出去,洪团长来了,他对陈明达说,我送你学火药,你要炸死我吗?陈明达说,你做的叫哪档子事呢?洪团长说,怎么解决?用枪还是用刀?陈明达说,傻瓜才决斗,让小吴自己说,她到底想跟谁。洪团长就说,小吴,你要跟他,就走到他身边去,跟我,就随我来。说着他扭屁股走人……小吴看着陈明达说,你不要耍性子,团长可不是坏人。她说,你不会被处分的,可你不要闹了,我的事我自己处理,你上前线吧。说着转身跟洪团长走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陈明达被放出来,马永生说,你他妈的完了,人家是自己愿意跟团长的。陈明达说,不对,她并不愿意,她被勾引了。马永生说,你这话说的,啥叫勾引?陈明达说,用权势勾呗,小吴不跟他走,以后能有好日子过吗?马永生说,这不对,顶多可以说,小吴是羡慕他当团长。陈明达说,这就够了。晚上,陈明达最后一次把小吴叫到河边,问她,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小吴说,你这个人这么火暴,动不动抱炸药,我可不想被你炸死。陈明达听明白了,说,对,你是自愿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陈明达把马永生偷偷叫到山上,说有重要事情商量。马永生跟他上了山,发现陈明达的眼神很怪异。陈明达说,马永生,我发现没有什么爱情这东西,爱情这东西是假的。马永生说,你就爱这么随便说话。陈明达说,我和小吴是相爱的,可她这么快就变了。马永生说,可是你没变啊。陈明达痛苦地说,问题就严重在这里,我也变了,我一听她变心,我对她的爱马上就像鸟一样飞走了,你说我那爱是真的吗?我不但立即就不爱她了,我还恨她!所以我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永远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正确的东西,所以,我他妈的也不抗日了。马永生吓了一跳,你说什么?陈明达说,我们一起逃走吧。马永生吓得哆嗦,你为了一个女人就说要当逃兵,你这人也太不是人了吧。陈明达说,我发现誓言和理想都是骗人的东西,我何苦要为它们牺牲?我在家吃喝玩乐不就行了?谁能说我对或者错?马永生说,你谈失败一次恋爱就想这么多,你还活不活了?陈明达说,失败一次还不明白的人,那是傻瓜。马永生说,你变来变去没有原则。陈明达说,去他妈的什么原则,我只做对的事。我们回东北吧,还是待老家那旮沓踏实。你也别待在河南,跟我走吧。两人回到了东北。陈先德见儿子突然回来了,非常高兴,杀了一头猪。陈明达没看见弟弟,陈先德说,你前脚走,他后脚就去延安抗日了。陈明达说,可是我现在要回来种地了。陈先德说,你弟弟可以当兵,你不行,你要继承我的家业。陈明达说,我发现你是对的,你让我继承家业是对的,我决定留下来了,我要把北十里堡的那片地开出来,种上油豆。陈先德说,你先娶了媳妇再说,我们给你选了西屯的地主孙德胜的二女儿,明天你挑礼担过去相亲。陈明达说,我不要见她的面,我现在要娶从来没见过面的女人。连陈先德都奇怪了,问,这是什么道理?陈明达说,爱得要死要活的人都会背叛,见面有什么用?一见钟情是假的,那么感情就一定是靠培养的。陈先德想了想,说,这话有道理,得,明天我代你去提亲。

banbijiang.com

两人回到了东北。陈先德见儿子突然回来了,非常高兴,杀了一头猪。陈明达没看见弟弟,陈先德说,你前脚走,他后脚就去延安抗日了。陈明达说,可是我现在要回来种地了。陈先德说,你弟弟可以当兵,你不行,你要继承我的家业。陈明达说,我发现你是对的,你让我继承家业是对的,我决定留下来了,我要把北十里堡的那片地开出来,种上油豆。陈先德说,你先娶了媳妇再说,我们给你选了西屯的地主孙德胜的二女儿,明天你挑礼担过去相亲。陈明达说,我不要见她的面,我现在要娶从来没见过面的女人。连陈先德都奇怪了,问,这是什么道理?陈明达说,爱得要死要活的人都会背叛,见面有什么用?一见钟情是假的,那么感情就一定是靠培养的。陈先德想了想,说,这话有道理,得,明天我代你去提亲。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说陈明达拿自己的人生做试验,是一点也不假,他总是不按常理来。陈明达娶了孙家女儿孙二姑,开始成天在地里忙。陈先德和儿子分家过,让他独立治理自己的家。陈明达没请丫鬟,却请了马永生当自己的账房。父亲说你怎么能不请丫鬟呢?陈明达说,我家小,不需要丫鬟,我也不想在家养奴才,我们两口子能做完这点事。陈明达做事认真过头,连翻土和往地里撒种都亲自带长工下地。他和父亲的做法不同,陈先德认为东北的土很肥,随便扔颗种子就能收大麦。陈明达却去县里找书看,他认为不同的作物对土地的要求是不同的。一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人叫小林正则,成天骑车在他的田里转悠,后来陈明达才知道他是关东军的农技师,在十年前日本人来东北之前就提前来给五里屯的土地作过测量和分析,为了给日本人占领东北打前站的。陈明达只听说过军队有牧师,没听过有农技师的。他对父亲说,日本人了不得,干坏事都那么认真。陈明达拜那个叫小林说陈明达拿自己的人生做试验,是一点也不假,他总是不按常理来。陈明达娶了孙家女儿孙二姑,开始成天在地里忙。陈先德和儿子分家过,让他独立治理自己的家。陈明达没请丫鬟,却请了马永生当自己的账房。父亲说你怎么能不请丫鬟呢?陈明达说,我家小,不需要丫鬟,我也不想在家养奴才,我们两口子能做完这点事。陈明达做事认真过头,连翻土和往地里撒种都亲自带长工下地。他和父亲的做法不同,陈先德认为东北的土很肥,随便扔颗种子就能收大麦。陈明达却去县里找书看,他认为不同的作物对土地的要求是不同的。一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人叫小林正则,成天骑车在他的田里转悠,后来陈明达才知道他是关东军的农技师,在十年前日本人来东北之前就提前来给五里屯的土地作过测量和分析,为了给日本人占领东北打前站的。陈明达只听说过军队有牧师,没听过有农技师的。他对父亲说,日本人了不得,干坏事都那么认真。陈明达拜那个叫小林的日本人为师,给自己的地作分析。小林告诉他,土地翻松后要先施些合适的肥,待一年让它发酵成为熟土。陈明达就按这种方法做,第二年他种的庄稼比村里任何一户都好。陈先德没想到儿子比自己还能干,心里非常高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就在陈先德以为后继有人时,出了一件大事。陈明达的媳妇孙二姑是一个说话低声下气的女人,可是出奇的懒惰。家里的大事,外边的陈明达全包了,里面的也得顾上一半。孙二姑有一个致命的毛病:爱搓上几圈麻将。只要陈明达不在家,她一定出现在邻居周大娘家打麻将。甚至陈明达在家,趁着陈明达泡澡的时辰,孙二姑也要跑过去搓上一轮。陈明达在地里忙得精疲力竭回到家,有时连一口热粥也吃不上,只好自己生火做饭。孙二姑的父亲说,我没见过家里不请丫鬟的,我女儿可不是丫鬟。孙二姑倒是脾气好,说她一定会照顾好陈明达的生活。可是她说话就像放屁,在家能待上三天,第的日本人为师,给自己的地作分析。小林告诉他,土地翻松后要先施些合适的肥,待一年让它发酵成为熟土。陈明达就按这种方法做,第二年他种的庄稼比村里任何一户都好。陈先德没想到儿子比自己还能干,心里非常高兴。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就在陈先德以为后继有人时,出了一件大事。陈明达的媳妇孙二姑是一个说话低声下气的女人,可是出奇的懒惰。家里的大事,外边的陈明达全包了,里面的也得顾上一半。孙二姑有一个致命的毛病:爱搓上几圈麻将。只要陈明达不在家,她一定出现在邻居周大娘家打麻将。甚至陈明达在家,趁着陈明达泡澡的时辰,孙二姑也要跑过去搓上一轮。陈明达在地里忙得精疲力竭回到家,有时连一口热粥也吃不上,只好自己生火做饭。孙二姑的父亲说,我没见过家里不请丫鬟的,我女儿可不是丫鬟。孙二姑倒是脾气好,说她一定会照顾好陈明达的生活。可是她说话就像放屁,在家能待上三天,第四天她又溜到周大娘家去了。有一次陈明达被断墙压伤了身子,回到家找伤药,孙二姑还是不在家,陈明达连爬到周大娘家的力气也没有,他的肋骨断了两根。陈明达一个人颤抖着在澡堂里冲澡,冲掉身上的泥。这时的陈明达真正感到了委屈和可怜。孙二姑听马永生说陈明达肋骨断了,慌忙跑回家。陈明达看见了孙二姑,一股火冲上天灵盖,上前就是一个耳光,只听孙二姑的脖子“咔嚓”一声,她就飞到天井里,死了。陈明达一个巴掌打折了她的颈椎骨。

banbijiang.com

陈明达一巴掌打死老婆的消息传遍了五里屯,连县里的人都知道了,大家都在议论,引为奇谈。一巴掌能把老婆打死的男人能有多可恶?陈明达的臭名远扬。再也没人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孙二姑的父亲告到政府,要陈明达的命。伪满法庭的法官准备判陈明达死刑。陈先德上蹿下跳,送出了几斤的金条,最后以误伤为由给陈明达弄了个劳役三年。最稀奇的是,在法庭上孙二姑的弟弟竟然为陈明达说话,他说姐夫是个好人,他为家庭做牛做马,他不可能要杀姐姐。而姐姐是个赌徒,陈明达这么爱姐姐却要为打死了她去偿命,真的很冤枉。陈明达因此连劳役都改成了一年。陈明达眼泪流下来,说,人心比法庭更公正,法庭能做假,人骗不了自己的心。但怎么说也没用,虽然陈明达免于一死,但暴徒的恶名却印在陈明达脑门上了。

半壁江中文网

常说正直的人往往脾气暴躁,这是因为他们无法忍受小人的诡计,只好用脾气解决问题。陈明达自从一掌打死老婆后,变得情绪低落,甚至一蹶不振。他没想到自己能杀人,一个日本人没杀,却杀了自己老婆。过分自责使陈明达无力干任何一件事,所有的家务都让马永生替他操持。马永生对他说,不过就是一个女人嘛,你又不是故意的。陈明达说,她是无辜的,她是无辜的。说这话时他落下眼泪来。就在这时,父亲拿来了孙二姑和邻居周大娘的儿子黄金宝私通的证据。原来孙二姑嫁孙二姑的弟弟竟然为陈明达说话,他说姐夫是个好人,他为家庭做牛做马,他不可能要杀姐姐。而姐姐是个赌徒,陈明达这么爱姐姐却要为打死了她去偿命,真的很冤枉。陈明达因此连劳役都改成了一年。陈明达眼泪流下来,说,人心比法庭更公正,法庭能做假,人骗不了自己的心。但怎么说也没用,虽然陈明达免于一死,但暴徒的恶名却印在陈明达脑门上了。常说正直的人往往脾气暴躁,这是因为他们无法忍受小人的诡计,只好用脾气解决问题。陈明达自从一掌打死老婆后,变得情绪低落,甚至一蹶不振。他没想到自己能杀人,一个日本人没杀,却杀了自己老婆。过分自责使陈明达无力干任何一件事,所有的家务都让马永生替他操持。马永生对他说,不过就是一个女人嘛,你又不是故意的。陈明达说,她是无辜的,她是无辜的。说这话时他落下眼泪来。就在这时,父亲拿来了孙二姑和邻居周大娘的儿子黄金宝私通的证据。原来孙二姑嫁过来不到一个月就和在县城做文书的黄金宝勾搭上了,他们硬是在累得精疲力竭的陈明达面前私通了整整一年。陈明达目瞪口呆。从此,陈明达在暴徒的恶名上面又加了一顶绿帽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