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无缘由的恨 copyright Banbijiang

王亚楠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倚在门边,看着老李和那个在厕所发现尸体的女人说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不喜欢和没办法控制情绪的人交流,尤其是事情过去都整整一天了,还会动不动就歇斯底里地吼上两句的人。在她看来,要想从这种人的嘴里问出有用的东西来的话,那可真是费了不少工夫,所以,当眼前这个留着一头“春哥”式发型的年轻女人再三要求和面相忠厚老实的老李谈话时,王亚楠乐得来个顺水推舟,靠在门边静观其变。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说你进厕所的时候就已经看见那个箱子了?”老李皱眉问道,这已经是同一个问题在一个小时内问的第三遍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女孩不停地摇头,又不停地点头,最后,干脆双手捂着脸扯着嗓子号啕大哭了起来。

半壁江中文网

老李无奈地看向门边站着的王亚楠,双手一摊。每次问到这里就会卡壳。

copyright Banbijiang

王亚楠轻轻叹了口气,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上,把那个正坐在长椅上焦急等待女朋友的公交司机招手叫了过来。一番耳语过后,那个染了一头黄毛的小伙子乖乖地跟在王亚楠的身后走进了办公室,一屁股坐在了女孩的身边。 半壁江中文网

见到自己的男朋友,女孩总算回过了神,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拍着大腿嚷嚷了起来:“都是你,叫我来,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叫我说什么好啊,又不是我杀的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们没说人是你杀的,只是想问问你情况,你究竟是怎么发现这只拉杆旅行箱的?”老李把手中的签字笔往桌上重重地一放,没好气地数落道,“你们加油站里的监控录像只是个摆设,根本不起任何作用,我只能来问你了。因为是你打开的那只箱子,对不对?如果连你都说不清的话,那么……” 内容来自半壁江

老李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显然这一番激将果然起到了很显著的作用。女孩顿时停止了啜泣,瞪大了惊恐的眼睛。老李严肃的表情让她感觉到了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我……警察同志,你能不能保证不处罚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亚楠和老李对视了一眼,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说:“只要你如实告诉我们你是在哪里偷的这个箱子,以及这个箱子的原来主人的外貌特征,我们就可以考虑让你将功补过。”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听这话,女孩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低下了头,再也不闹腾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身边的小伙子可忍不住了,双手抓着女孩肩膀不停地摇晃,嘴里骂骂咧咧:“阿彩,你什么时候学会偷东西啦,老子不是把每个月挣的钱都交给你了吗?难道还不够你花啊!再说了,偷什么不好,朝家里偷死人,你就不怕有报应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亚楠皱起了眉,怒吼道:“够啦,以为这边是什么地方?再折腾的话,我就以扰乱警方办案拘留你!”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公交司机吓了一跳,赶紧闭上了嘴。

内容来自半壁江

被叫做“阿彩“的年轻女孩这才吞吞吐吐地把发现箱子的过程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banbijiang.com

“大约凌晨两点半的时候,我正在柜台边打瞌睡,突然听到外面加油泵那里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我就探头一看,是一辆小车,桑塔纳。车主没有下车,见到我出来,就摇下车窗大声说要‘加油’。”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为什么车主没有下车?”王亚楠问。 半壁江中文网

阿彩翻了个白眼:“冷啊,贼冷的那晚上,哈口气都能起个冰柱子!来加油的很多都不愿意自己动手了,反正钱都是一样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就别添油加醋了,赶紧挑重点的说吧。”老李催促道。

banbijiang.com

阿彩点点头,说:“我帮她加油的时候,她问了我公共厕所在哪里。我就指了指站里那个厕所的位置,她拔下车钥匙打开车门就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她车子的后备厢没有锁严实,所以,我就起了贪念了。趁她没注意,打开后备厢,就发现了这个箱子。我掂了一下,还挺沉的,看那女的打扮很时髦,我就寻思着这个箱子里的东西肯定也很值钱,我看她没回来,我就……我就顺手把它塞到加油泵旁边的工具柜里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不担心她知道你偷东西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阿彩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点小小的得意:“公共厕所和她停车的地方是一个死角,她根本就看不到我。再说了,我的手脚可没有你所想的那么慢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亚楠皱起了眉头,说:“你没有考虑过她回来找你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不担心。加油站本身就是在省道旁,很多来往加油的车子都是长途车,再说了,一看她的样子,也是跑长途的,等到她发觉后备厢里的东西丢了的话,说不定在哪儿了。” 半壁江中文网

“她什么样的打扮?”老李向前凑了凑身体,神情严肃地问道,“有没有系围脖戴墨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阿彩一愣,随即惊呼道:“你怎么知道?没错,系了围脖,还戴墨镜,我当时感觉还挺看着不顺眼的呢。这大黑天的,还戴了个墨镜,就不怕撞车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还有围脖,车里又不冷,开着暖气,还系着围脖干吗?这不是存心没事儿找事儿吗?不过这女的很有钱,那香水味儿我很熟悉,是那种香奈儿五号的,贼贵的那种!”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怎么能确定是这种香水?”老李有点发愣,看着面前穿着打扮很中性化的年轻女孩,他怎么也没有办法把两者相联系起来。

半壁江中文网

一提到心中中意已久的香水,阿彩顿时变了个人,就像所有爱美的女人一样,双眼放光,举手投足之间,神情也变得有些微微亢奋了起来,说:“我早就想买这种香水了,可惜买不起啊,一丁点就要好几百。所以,每次经过天虹商厦那边的专柜,我虽然买不起,可是我还可以看可以闻,那也是种享受。所以呢,那种味道,我一闻就能闻得出来,不管隔多远。” 半壁江中文网

“她加了多少钱的油?车型是什么?”王亚楠咬了咬上嘴唇,严肃地问道。

半壁江中文网

“她说加满,也就是三百多,我想想,应该是320 块左右,零头我就记不得了。93 号的汽油,车型吗,是桑塔纳2000,最老的那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颜色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看不太清楚,灰色的吧,那晚上灯光特别不好,我也没有太注意。”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确定车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是当然。”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她的车出了加油站后是往哪个方向去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左边。”阿彩毫不犹豫地回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亚楠的心里一凉,脑仁儿开始抽疼了起来—左边是出城的方向,再过去就是省道213 交叉口……王亚楠站在窗口,看着老李把公交司机和阿彩送出了大门,她心里一直在纠结着一个问题,难道汪少卿已经离开了天长?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人海茫茫,中国那么大,再要找到她,那可就比登天还难了。王亚楠可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案子经过自己的手,最终却转变成一个悬案。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可是,三百多块钱的油,那样的车子,足够跑六百多公里,别说天长了,就连福建那么远的地方,在不加油的前提之下也可以到了。而出了加油站前面向左拐上省道213 的话,她明摆着就是远离天长。难道她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亚楠的脑海中闪过一幅画面,那就是汪少卿失踪当天,在同心酒吧门口上的那辆车,也正是桑塔纳2000,银灰色的,从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出,车里应该还有人,因为汪少卿是从后门上的车。那么,车里另外一个人究竟去了哪里?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3 `. u7 p* T. |' |/ f. y, S8 D

“门开着,进来吧。”王亚楠转过身,见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身穿一件黑色的皮夹克,藏青色的灯芯绒长裤,胸前的灰色羊毛围巾上别着一张标注着“访客“字样的卡片。中年男人头顶微秃,神情惴惴不安,时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关注周围的情况。王亚楠忽然有种感觉,面前站着的分明就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吗?”王亚楠的办公桌上放着写有自己名字和职务的铜质名片,所以她也就懒得做自我介绍了。 半壁江中文网

“我是天使爱美丽整容医院的整容医师,我叫卓佳鑫。”看王亚楠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中年男人清了清嗓子,又补充了一句,“院里的所有变性手术都是由我负责的。” 半壁江中文网

说着,卓医生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笔记本,放在桌上,然后轻轻地推到王亚楠面前,说:“我想,我能够帮你们找到汪少卿。” banbijiang.com

王亚楠接过了笔记本,却并不急着打开,抬头问:“那请问卓医生,上次我的人去你们医院询问情况,为什么你没有这么做呢?偏偏到现在才来找我们?” 内容来自半壁江

“因为……因为我……”卓医生咬了咬牙,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仿佛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的目光躲开了王亚楠,嘴里则轻轻地说道,“我想……我爱上了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虽然早就听说过有些人会爱上变性人,但是很多人都是在并不知道对方本来身份的前提之下动了感情,再发现时,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了。所以,王亚楠还是难以掩饰内心的惊讶,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椅子,说:“坐下吧,卓医生,我们好好谈谈。”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卓佳鑫不敢直视王亚楠的目光,他向前倾着身子,半坐在椅子上,双手局促不安地交错着,说:“她刚来我们医院的时候,我就觉得她与众不同,神情忧郁,好像受了很大的伤害。后来,她通过了心理测试,可以接受变性手术,就由我替她主刀了。手术持续了好几个月,在此期间,她和别的变性人一样,身边都没有亲属。后来,当我看到她变成女人的那一刻,虽然说她的美貌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的,但是我还是被她深深地迷住了,那张完美无缺的脸庞……警察同志,我不是怪物,我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在我心目中,她就是一个女人,一个让人疼让人怜爱的女人。当然了,我们这一行中,爱上自己的作品的医生不在少数,但是很多人都不会像我这样,今天勇敢地站在你的面前。警察同志,我知道她失踪了,我很担心,怕她像我以前那几个病人那样,失踪后很快就被害了。所以,我违背了医患之间保密的条例,我今天来找你,正式寻求你们警方的帮助。”说到最后,卓医生的眼角竟然流出了泪花,“请你们一定要找到她。”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