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聪明的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来的时候,王亚楠习惯性地伸出左手摁下免提键,右手则仍在不停地翻阅着案件卷宗。听到话筒那头发出了“喂”的声音,她才随口应道:“我是王亚楠。”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是我啊,警察同志,你不记得我了吗?”声音很陌生,但是却沙哑中透着温柔。 半壁江中文网

王亚楠皱起了眉头,放下手中的笔,不顾对面老李诧异的目光,伸手一把抓起了话筒,没好气地说道:“这是办公电话,请不要开玩笑。你是哪位?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挂线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哦,对不起,”对方显然意识到了自己言语中的随意让王亚楠很是生气,于是赶紧换了一种口吻,“我姓汪,是同心酒吧的老板娘。” copyright Banbijiang

“同心酒吧?”王亚楠抬头狠狠瞪了一眼老李,老李偷笑着拿起了同线电话。

copyright Banbijiang

“说吧,汪老板,找我有什么事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王队长,看来你是贵人多忘事啊,上次你来我们酒吧,临走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我有关于那个女人的消息的话,就尽快打电话通知你。这个座机号码,还有那个手机号码不都是你留给我的吗?我想你现在应该是在上班,所以就先打这个电话试试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好吧,你发现了什么?请详细告诉我。”王亚楠把左手边的拍纸簿和铅笔抓了过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到酒吧来找我吧,我在酒吧的办公室等你。”说着,没等这边做出反应,对方就把电话挂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亚楠无奈地看了看老李。 copyright Banbijiang

老李嘿嘿一笑:“王队,我看你还是去吧,她既然主动找你,冲着你是警察,她也不敢胡来。这报告我替你写,误不了你的工作。”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亚楠刚走出办公室,只听见身后传来老李终于憋不住而哈哈大笑的声音,她心里窝火,经过于强办公桌的时候,用力地一拍桌子,没好气地吼了一句:“快点,跟我出外勤!”

banbijiang.com

于强开车,王亚楠一脸愁容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半天没有吱声。 banbijiang.com

车子刚到同心酒吧的门口,还没等车停稳,王亚楠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队,要我跟你进去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亚楠回头瞪了他一眼,不悦地说:“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只不过问个话而已,我很快就出来了,你在车里等我就是了。”说着,她烦躁不安地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酒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于强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敢把车子熄火,只是随手拉上了手刹,正寻思着该怎么打发这一段不知道要等多久的时间,右车门突然被猛地用力拉开,随着一股寒风涌入,王亚楠气呼呼地钻进了车里,一边裹紧了外套,一边抱怨道:“赶紧开车,冻死我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队,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人不在吗?”于强一头雾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没错,人不在,听调酒师说十多分钟前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匆匆忙忙出去了,留下话说会和我联络,约定下一次见面的时间。你说这种人,连最起码的诚信都没有,害我白跑一趟,也不打个电话过来。放我鸽子,太过分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可是,抱怨归抱怨,王亚楠的心里却隐约感到了一丝不对劲,怎么会这么巧?就在自己赶到约定地点的几分钟之前,她就出去了呢?电话中这个姓汪的女孩不像是在说谎骗自己,虽然她的身上有很多让人看不惯和难以接受的地方,但是,仅有一次的接触却让王亚楠感觉到对方还是挺真诚的,老李也说过,这案子和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她没有必要骗警察。

内容来自半壁江

想到这儿,王亚楠赶紧掏出了手机,找出刚刚从酒吧调酒师那里拿来的手机号码,开始快速地拨打对方的电话。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嘟、嘟、嘟……”电话响了好多声,始终无人接听。王亚楠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她又一次拨打,结果仍然一样。 copyright Banbijiang

“于强,把灯拉起来,前面转弯,我们回同心酒吧去,速度要快,我感觉酒吧老板可能出事了!”王亚楠神情紧张地说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听这话,于强立刻打开左边车窗,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快速地把警灯按在了车顶上。

半壁江图书频道

警车呼啸着重新又逆向冲上了立交桥。

内容来自半壁江

盯着手中的尸检报告足足有半个多小时了,章桐却一个字的批注都写不出来,她修长白皙的手指茫然地在电脑键盘上来回游移着,就像丢了魂儿一样不知所措。刘春晓的案子总算是有了个定论,可是,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从此后不能再触碰这个案子,无论是出于职业敏感还是内心的煎熬,那道无形的界限让章桐感到了说不出的难受。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手头毕竟还有很多工作,虽然自己不像王亚楠那样,三天两头忙得脚不沾地,工作性质也相对比较单纯,可是每次尸检工作结束后,还是有成堆的文案需要撰写。章桐抬头看了看工作台边放着的那盆小小的墨绿色的仙人掌,这是彭佳飞今天早上特地带来的,说是要给这个房间增加一点生气,章桐轻轻地笑了,是啊,身边的死亡气息太重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正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章桐顺手接起了电话。 copyright Banbijiang

对方是一家国内知名的法医学杂志社,等对方说明来意后,她不由得颇感意外,连连推辞道:“对不起,王总编,我不知道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我虽然是法医人类学的博士,也在工作中带过学生,但是局里的工作相对还是很忙的,一有案子的时候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了,所以,我可能没有办法按时完成审稿的工作。到时候如果耽误你们的出版进程,那就麻烦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章主任,现在国内在法医人类学和犯罪学方面,再加上具有丰富现场实际探查经验的人里,你是数一数二的专家了,希望你不要推辞。再说了,我们这次大赛也旨在激励新的一代立志从事法医工作的年轻人。其实嘛,工作也是很简单的,你只要对我发过来的论文的相关学术方面做一下评判就可以了。再写上几句评语就更加OK 了,署一下名。

]3 `. u7 p* T. |' |/ f. y, S8 D

至于费用方面,我们这边是大杂志社,你放心,不会拖欠的,提前支付。我们给的评审费用也是国内最高的。” 半壁江中文网

章桐见对方显然是误会了自己的初衷,于是非常无奈地说道:“王总编,你误会了,我不是说钱的事,我只是不想参与这种商业性活动。” 半壁江中文网

“不!不!不!不是商业性活动,”看样子对方应该是不想再和章桐继续理论,于是换了一种口吻,迫不及待地亮出了杀手锏,“再说,我再给你打这个电话之前就已经和你们局里的唐政委预先沟通过了,他表示完全同意你以个人评审的身份参与这次大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章桐一时语塞。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就这样吧,我马上通知下属尽快把论文、合同和支票给你送过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临了,王总编又不慌不忙地打了句哈哈,“章主任啊,我代表这次大赛评委会谢谢你的支持!”

半壁江中文网

章桐实在没有话可以应对了,她只能嗯嗯啊啊地挂上了电话。 banbijiang.com

一个多小时后,章桐闷闷不乐地来到了六楼唐政委的办公室,见门开着,她伸手敲了敲门,然后走上前,把那张刚刚送来,油墨似乎还没有全干的现金支票递给了唐政委,说:“捐给局里的基金会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唐政委一愣,他看了看支票上的出款方和金额,顿时明白了,随即点点头:“你决定了吗?” banbijiang.com

“我没什么好后悔的。”章桐微微一笑,在捐助本上签了字后,转身抱着文件夹离开了办公室。 ]3 `. u7 p* T. |' |/ f. y, S8 D

局里的基金会刚成立不久,主要是用来捐助那些因公殉职的警员家属,其中也包括在出外勤时因公致残的。刑警本就是一个高危型的职业,虽然也有为数并不多的抚恤金下发,但是基金会的援助多少也能算作一点大家的心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看着章桐单薄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楼道转弯处,唐政委轻轻地叹了口气,拉开抽屉,把支票放了进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章姐,你竟然把刚到手的稿费全给捐了?”潘健还没有等章桐把话说完,就激动地跳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顶头上司的办公桌上,“那可是好几万呐!章姐,我们一个月工资才挣多少?加班还总不算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章桐皱着眉头说:“你这人怎么一点最起码的觉悟都没有,我也不想当这个评审,就当是为局里争个光吧。干我们这行的,本来就不是为了钱。”说着,她把手里装着一沓厚厚论文的文件夹放在了工作台上,准备今晚带回去做。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就在这时,彭佳飞走了过来,指着文件夹,随口好奇地问:“章主任,到底是什么比赛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哦,是法医学杂志社举办的,听说规模还是很大的,在国际上的法医界有一定的影响力,请了很多业内著名的专家,我呢,只能算是最后充个数罢了,和专家一点边都挂不上的。”

半壁江中文网

彭佳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脸上流露出了憨厚的笑容:“章主任,您过谦了,在来您这边实习之前,我就听说过您的名字了。外界均流传,您以实际经验丰富著称,破了很多案子,在国内同行里是很有名气的。不然的话,法医学杂志社也不会找上您来当评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也是没办法啊,唐政委那边压下的任务。”章桐挥了挥手里的文件夹,“时间不早了,难得今天比较清闲。你们忙完手里的工作后也赶紧下班吧,好好放松一下。明天上班可别迟到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章桐走后,潘健开始有点心神不宁,他不断地查看着兜里的手机。见此情景,彭佳飞会心地一笑:“潘健,你也走吧,今天的报告我来完成就可以了。” 半壁江中文网

“那可太谢谢你了!”潘健迅速脱下外套,边往外走,边笑眯眯地回头向仍然坐在电脑边的彭佳飞做着抱拳作揖的样子,“兄弟,我明天一定请你吃肯德基,最新产品!一定啊—”话音未落,他急促的脚步声就消失在了门外的走廊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当周围的一切都逐渐恢复平静的时候,彭佳飞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呆呆地注视着面前不断跳动着的电脑屏幕。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他逐渐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亚楠感到身心俱疲,她又一次用力推开了同心酒吧沉重的大门,门上挂着的老式铜铃发出了清脆的叮当声。站在冷风呼啸的大街上,她下意识地裹紧了身上厚厚的风衣外套。抬眼看去,身边的行人急匆匆地低头擦肩而过,就连抬头彼此看一眼的工夫都没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王亚楠苦苦地思索着,汪老板,也就是那个叫汪少卿的女孩子,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了任何讯息。因为不到四十八小时,也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危险的迹象,所以,除了在几个朋友那里寻找帮助外,王亚楠也就没有权利动用局里的警力来为自己找到这个特殊的女孩。在过去的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一遍又一遍地分别仔细查看了酒吧门口和酒吧里的监控录像,可是,在那短短十分钟不到的视频里,王亚楠根本就找不出任何有用的线索。视频中,自己所要寻找的女孩和平时一样用手机接了个电话,紧接着和店员交代了几句,然后就匆匆忙忙地抓起包出门,上了一辆早就等候在店门口的银灰色的桑塔纳2000。王亚楠知道,像视频中这样的车子在天长市的街头随处可见,更别提是一辆套牌车了。局里老李打来电话证实了这个情况,并且说交警那边监控录像显示,车子过了几个红绿灯后就消失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又或者汪少卿根本就是在愚弄自己?想到这儿,懊恼的情绪在王亚楠的心中逐渐升腾,这个一年前从外地来天长打工的女孩子,从最初的一文不名,到一夜之间就开起了这个特殊的酒吧,汪少卿的经历本身就是一个看不透的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酒吧后面的小小的经理室里装满了她全部的家当。而熟知汪少卿的店员则一再坚定地表示,她们汪经理平时的社会关系就非常简单,社交圈几乎就和这个小小的酒吧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对于自己的过去,汪老板从来都是只字不提。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亚楠掏出手机,拨通了局里户籍科老郑的电话,请他帮忙调查汪少卿的背景。没过多久,她的怀疑得到了证实,不出她的所料,有关这个汪老板的来历被证实是费心编造的,随后,老李把暂住证上的相片传了过来,看着完全不同的两张脸,王亚楠感觉仿佛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banbijiang.com

那么,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王亚楠双眉紧锁,没有立案通知书,自己就没有办法去移动公司调取汪少卿的手机通话记录。看着身边不断擦肩而过的人群,她简直不敢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轻轻松松地消失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