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王亚楠眉毛一挑,伸手指了指自己桌面上堆积如山的案卷和现场相片,有些不满地说道,“你没看见我这儿工作一大堆吗?东林花园小区的那个案子我还在准备汇报资料,等会儿要向张局作汇报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听这话,老李急了,可是转而欲言又止。 banbijiang.com

王亚楠对老助手的这个细微的举动再熟悉不过了,她微微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笔,身体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说吧,为什么一定要我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老李咬了咬嘴唇:“王队,因为队里就你是个女的。我那帮兄弟们去了,啥都问不出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哦?居然还有这种事。”王亚楠顿时来了兴趣,她向前倾了倾上身,“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不就是个酒吧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老李面容一正,向后退了一步,然后严肃地说:“王队,你就别问我了,等你去看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在旁人眼中,同心酒吧和那些矗立在闹市街头的形形色色的酒吧没什么两样,广告牌、霓虹灯、必要的装饰品……应有尽有,典型的巴洛克式风格的棕色小木门仅仅能够容纳一个人通过,木门上面挂着一个手工绘制的小木牌,小木牌的衬底是淡蓝色的,上面用橘黄色的荧光笔写着—24 小时,请进!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可是,直到最终进入这间位于地下一层的小酒吧里,王亚楠依旧没弄明白老李就像被蝎子蜇了一样,死活都不愿意走进这个酒吧的原因。他甚至于宁肯窝在没有空调的车里冻得瑟瑟发抖,也不愿意走进酒吧的空调房间里来暖和一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虽然时间才是下午四点多,夜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但是小小的酒吧间里却早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随着节奏柔和的背景音乐,人们时而轻声低语,时而放声大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亚楠虽然在休息的时候也经常拉着章桐一起外出逛街,但是却还从来都没光顾过酒吧,这大概和她多年严谨的职业习惯有关。如今,站在这个特殊的地方,王亚楠的心情十分复杂。她想了想,深吸一口气,径直走向吧台,向正在吧台后面忙碌的服务生打起了招呼:“你好,我是市公安局的,这是我的证件。我能和你们经理谈谈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亚楠话刚说完,眼前这个画着浓浓眼圈的女孩嫣然一笑,她并没有停下手中上下翻飞的调酒瓶,反而仔细打量起了王亚楠,眼神中充满了欣赏的味道。随后,沙哑着嗓子说道:“警察同志,我就是经理,姓汪,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今天不是已经派人来这里调查过了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年轻女孩的目光让王亚楠浑身不自在,她微微皱了皱眉,顺手从包里取出一张视频放大截图打印件,问道:“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再仔细辨认一个人。这个人牵涉到我们正在办理的一个案子。请您尽量配合,谢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听了这话,年轻女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欣然接过了视频截图打印件,伸手打开吧台上方的照明灯,仔细看了看,然后递给了王亚楠,说:“我认得这身打扮,至于她叫什么,我记不太清了,那时候有很多人过来,我这个酒吧生意承蒙好多朋友看得起,所以还算不错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她什么时候离开的,你有印象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年轻女孩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她来过好几次,但都是一个人。”说着,她伸手指了指左手边墙角的小包间,“每次来都坐那个位置,只要马提尼加黑橄榄。不过我很忙,不可能老盯着她看,你说是不是?当然了,我也不会主动去打听她的底细。来这里的人,心里或多或少会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也是现代人的通病。王警官,你说对不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来的都是熟客吗?”王亚楠突然心里一动,指了指自己的周围。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是当然。”年轻女孩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妩媚而又迷离,“但是这也要看你如何界定这个‘熟客’的概念了,熟悉这张脸并不等于我们就知道她是谁。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虽然都是互相介绍着来的。原因很简单,这里是我们‘取暖’的地方。但是真要知根知底地让别人来了解自己的话,我估计这房间里是没有一个人会愿意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取暖?”王亚楠感到一丝诧异。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也可以来啊,”说着,女孩停下了手中的调酒壶,利索地拧开盖子,然后倒了一杯混合马提尼,轻轻推到王亚楠面前,神情异常专注,“其实同样的道理,我们活在世界上的每个人不都是需要经常‘互相取暖’的吗?这杯,我请客。” ]3 `. u7 p* T. |' |/ f. y, S8 D

年轻女孩的话越来越离题了,王亚楠推开了酒杯,说:“对不起,上班期间,我们有规定不能喝酒。”说着,王亚楠四处环顾了一下酒吧,注意到吧台上方有一个监控探头,便伸手指了指,神情严肃地说道:“这个,我需要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的所有监控录像。马上就要!”

半壁江中文网

女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3 `. u7 p* T. |' |/ f. y, S8 D

十多分钟后,王亚楠一脸懊恼地推门走出了酒吧,扑面而来的寒风夹杂着细小的雪花钻进了她敞开的风衣领子,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copyright Banbijiang

老李早就打开了乘客这一边的车门,远远地向王亚楠招手,示意她赶紧上车。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重重地关上车门后,车子迅速启动,驶离了酒吧门前的街道。

半壁江中文网

王亚楠狼狈不堪地拍了拍头顶和上身的雪花,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U 盘,嘴里叨咕着:“总算拿到了,把我都快要憋死了。这鬼天气,还要四处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老李瞥了她一眼,不由得笑出了声:“我就说非得你出面才行,你看,这不立马就见效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队啊,你怎么这么天真?这个酒吧名字叫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亚楠想了想:“我差点忘了,都给弄糊涂了,叫同心。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banbijiang.com

“同心?同性啊!这分明就是一个女同性恋的酒吧,你进去的时候,有没有感觉人家看你的眼神有些跟平时不一样?” 半壁江中文网

经这么一提醒,王亚楠顿时回过神来了,她咧了咧嘴,皱眉小声说道:“是有一点,尤其是那个姓汪的年轻经理,总是用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有些不舒服。”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copyright Banbijiang

“有,她提到那个女的去过几次,但都是一个人,有着固定的座位。看来是个熟客。可是她们这儿似乎有个规矩,就是不互相打听对方的底细。”说到这儿,王亚楠重重地叹了口气,“那么,老李,我可不可以这么推断,这个女的也是个女同?”

banbijiang.com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我手下的那几个人虽然在酒吧里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但是走访周边时,不止一次地听周围的居民说,去这个酒吧的,都是女同,正常性取向的,知道这间酒吧底细的,都绝对不会去这种地方。”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亚楠一瞪眼,怒道:“所以你就把我叫去了?也亏你想的出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老李哈哈大笑,一边打方向盘,一边挥了挥右手,表示投降:“我说王队,我们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这地方的人只会对女人说实话,我们不找你出面找谁?再说了,队里除了你以外就没有别的女人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下次记得和我提前说清楚!”王亚楠恨恨地说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警车拐出了光华路,快要上高架的时候,王亚楠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又一次掏出了那张特殊的打印件,借着车里的灯光看了起来。虽然已经把有关那个神秘女人相片的打印件给同心酒吧的女老板留下了好几份,指望着她能够让酒吧里往来的顾客们唤醒一点记忆,但是对结果,她却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个谜一般的女人太会掩藏自己了,那长长的围脖,还有黑黑的镜片,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她原本就不想让周围的人知道自己的真正长相。而北站台广场上的那一幕,现在想来,也肯定是凶手借此机会的脱身之计而已。至于那个黑出租司机,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以为捡了个大便宜,其实却钻进了别人设下的陷阱里,当了替罪羊。而凶手也料到了黑出租司机绝对不会就这么扛着个装尸体的大提琴箱去公安局报案,他们一旦发现后,就肯定会巴不得立刻把后备厢里的那个‘烫手山芋’给丢得远远的。没有谁会愿意和这种倒霉事挂钩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突然,王亚楠心里猛地一震,显然,凶手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她借别人的手除去了自己的麻烦,那么,她肯定也会预料到自己会被跟踪,找到同心酒吧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那为什么监控录像中她的身形步伐又是那么镇定自若呢?一点都不像作案过后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还有,她为什么选择在火车站搭车?她分明就生活在天长市区的某个角落里,难道不怕警察顺着同心酒吧找到她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亚楠回到局里,刚走出电梯,迎面就撞上了值班的小邓,一个瘦瘦小小的男人,因为在一次出外勤时受了伤,伤情至今未痊愈,所以,他极不情愿地做了两个多月的内勤。 半壁江中文网

“王队,你们可回来了,我已经把‘东林小区焦尸案’的相关人员带到审讯室了,于队正在那边。证物也被送去了痕迹鉴定组,报告估计要晚上才出来,我现在正在等法医那边的尸检报告。一有情况我就通知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亚楠点点头,转身对老李说:“先把酒吧那事儿放一下,我们听听这边的情况再说。” banbijiang.com

老李一声不吭地跟在王亚楠身后,向审讯室走去,边走边习惯性地伸手到兜里去摸香烟。好不容易摸到一支,他叼在嘴上,正要接着找打火机,抬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审讯室门口的那块‘严禁吸烟’的告示牌,这是前几天王亚楠刚刚派人装上去的,说是为了大家的健康着想,白底红字,特别显眼。老李偷偷瞥了一眼前面王亚楠的背影,犹豫了一会儿,无奈,只能长叹一声,把纸烟放到鼻子底下,贪婪地猛吸几口后,这才恋恋不舍地重新又把它放回了口袋。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虽然是个女的,老李却多少也得顾及一点对方的感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