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回以无奈的一笑,唐宇斌重新把目光转向前方,红灯正巧转绿,车子再次跟着车流驶过了路口。剩下的路程,两人一个专心开车,一个专心吃早餐,一时无话,倒也不尴尬。

“对了,你送我的话,自己不会迟到吗?”苏然喝下最后一口牛奶,突然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

“不会。”唐宇斌不以为意,言简意赅地解释,“我是大客户经理,经常在外面跑的,不需要打卡上班,大部分时候没有什么迟到不迟到的说法。”

苏然笑得有点贼,“去见客户?这可真是个翘班的好理由啊!等我今年顺利升职成首席记者,也许很快也能成为一根‘老油条’,用去见采访对象之类的理由经常迟到了!”

“苏记者,还没升职就想着偷懒可不太好哦!怎么能这么没职业节操呢?”唐宇斌故意板起脸来教育她,眼底却满是笑意。

“节操又不能吃……”苏然随口蹦出一句后,便倒吸了口冷气,捂住嘴,瞪大眼睛紧张地观察唐宇斌的反应。她好像无意中暴露了不太好的属性……

然而盯了好半晌,唐宇斌一直专注于开车,像没听到一般,没有任何反应,让苏然一直愁苦到了报社的写字楼楼下。

“到了。”车子停稳后,唐宇斌一如既往,含着淡笑将他的绅士习惯执行完毕。

下车后的苏然却磨蹭着不走,又瞥了他好几眼,想从他的神色里看出端倪。“那……我走了。”几次尝试无果后,她就放弃了。

可她刚转身迈开步子,胳膊就被唐宇斌握住了。

回首,对上他温情笑意的目光,苏然不禁怔了神。唐宇斌眼睛的形状与夏磊大为不同,夏磊目若朗星,神采飞扬,而唐宇斌的一双瑞凤眼显得优雅温和,微微上翘的眼尾让他看起来总是在笑,总是给人一种自然而然的善意与亲近感,让人难以拒绝。

“嗯?”见他既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也不开口说话,苏然只得发出一个单音来提醒唐宇斌。

“以后在我面前,你可以放松些的,”他半开玩笑地说,“毕竟我以后是要做你男朋友的人。”

这种变相表白在大白天里听到,还是惹得苏然红了脸,只是胡乱点了几下头,“我……我会的……再不走要迟到了……”

“好的,去吧。”唐宇斌松开手,“几点下班,我来接你?”

“不用,夏—”苏然原本是下意识地要如实回答夏磊多半会送她,但转念一想便觉不对,急忙刹车,“下班时间不太固定……”

唐宇斌听后倒也没坚持,微微颔首,“那好吧,你快上去吧。”

得了他的许可,苏然便落荒而逃般一路小跑地进了写字楼,正好赶上一趟要往上的电梯,极其顺利地踩点打了卡。在自己的小隔间坐定,她把包往显示器边一放,接着启动电脑,动作显得从容不迫。

“你今天这样子不像挤过公交啊,坐出租车来的?早上时间这么紧,坐公交你未必赶得上,赶上了,又未必挤得上,所以我明天还是把那破车开回去接你吧?”才一打开QQ,夏磊的头像就在闪动。

“都不是。唐宇斌送我来的,还是不用来接我了。”

苏然简单回复了句,就关掉了窗口,打开一个文档,然后拿过桌边发放下来的今天各家的报纸,先扫一眼自己昨天的稿件刊登没有,接着就开始边看边把心得与跑新闻的思路都记录在文档中。

这本来是报社记者的传统做法。只是很多记者刚来工作的前两三个月还会坚持认真读报,之后的日子都逐渐地把发放的当天报纸当做了垫桌角、椅角的玩意。但苏然却一直在坚持,她总会反复对照同一个事件,看自己的报道与别的记者的有什么不同,角度是否比别人新颖,笔力是否足够,还会翻找那些别的报纸的报道内容、报道时间,揣摩那些被自家小报遗漏的新闻,别人是如何挖掘到的。有时自己实在跑不到全新的新闻,那就搜集别家报道,看是否还能加深报道的深度与广度,撰写更加全面详细的报道。

她这样的坚持也曾被周小宁嘲笑,说与其花这个时间,倒不如多约些有影响力的名人做访谈,自然就吸引眼球了。可她不以为然,新闻报道借助名人效应固然是一个办法,但却不能完全依赖名人的带动。如果没有过硬的报道采访经验,不懂得如何撰写吸引读者的新闻,那再好的名人效应都会大打折扣。苏然始终坚信,只要坚持下去,日积月累,她自身的职业水平一定会不断提高,总有一天,她会有资格做首席记者,参与报社每日下午四点的选题会,讨论明天报纸的内容。而这一天,总算是不远了,只要熬过这半年……

想到这里,她又充满了干劲,面带微笑地投入到了一天的工作中,因此并没有注意到属于夏磊的那道目光。夏磊几次想起身找她去走廊问个清楚,却又几次为了她的认真投入而放弃……

时光飞逝,苏然这埋头一忙就到了下午三点半,今天她没有给自己安排出去跑新闻的任务,主要以网络搜索为主,顺便也整理了前两天收集的一些资料,写成完整的报道,等着首席记者来登记稿件信息。

如今报社里的首席记者杨藩,已经在这家报社做了六年之久,是总编手下的得力干将。但年过三十的他有些厌倦了跑新闻、与人打交道的记者生活,再加上他本性内向,所以一心想转去报社的编辑部工作。这大概也是总编突然想要给苏然升职,并且以半年为考核期的原因之一。

“做得不错。”杨藩走过苏然身边做选题记录时,国字脸上挂上了可以算得上和蔼的笑容,给人一种比真实年龄大上一轮的错觉。

但对于他的夸奖,苏然还是很受用的,“我会继续努力的!”

杨藩冲她微微点头,走到了下一个记者的小隔间,如此在大办公间里转了一圈,才登记完选题,去会议室准备十分钟后的选题会。如果不出意外,当天的新闻量一般是够的,只要等会议结束,记者们就差不多可以下班了。

才眯着眼,伸了个懒腰,苏然就感到肩头上一沉,抬眸看去却是勾着嘴角的夏磊。

“去透透气?”他的暗号她怎么会听不懂,当即点点头,光明正大地起身跟在他身后往走廊走去。几位领导此时都在会议室开选题会,不会来查岗的。

两人来到走廊偏僻处,走在前面的夏磊转过身,将双手插在裤兜里,酷酷地靠在栏杆上笑道:“说说吧,这都接送上了?”

“我发现你最近比我妈都关心我的感情生活哎。”苏然撇撇嘴。

还不是替你妈关心的吗?夏磊选择无视她的吐槽,又问了一遍:“到底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我昨晚问你,你接受他的交往要求没有,你也没回答。”

“哎呀,放心,放心,我这个人是很仗义的!”苏然走上前两步,靠近他,双手背在身后,用大义凛然地语气说道,“既然那天说了,不会太快抛下你,让你一个人做光棍,那我就会说到做到!所以我没有立刻答应他,他就换了个要求,只说让我允许他对我展开追求,我当然不能有什么意见喽。”

见夏磊一脸狐疑,苏然又补充道:“其实我也很意外今早他会来接我上班,他还说要再来接我下班呢,不过被我拒绝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突然犹豫地问了夏磊一句,“你说……我这样是不是占人家便宜了?”

“占便宜?”夏磊好笑地反问,“怎么占了,说来听听。”

“就是,我又没答应人家的交往请求,所以我不算他女朋友,那让他送我来上班是不是……”

谁知她还没说完,夏磊就大喊了声“Stop”,劈头盖脸地教训起她来:“我说你情商不至于这么低吧?他现在是要追求你,哪能没有点表示?接送你上下班只是很普通的做法—作为一个想成为你男朋友的人,他的表现总不能连我都比不过吧?!”

“也对……”听他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是理所应当。

夏磊挑眉,态度强硬地说:“原本就是这个道理。总之你别妄想找一个比我还不如的人当男朋友,我第一个不同意!”

“嗤,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人。”苏然忍俊不禁,“放心吧,我眼光不会那么差的。”

“那……你觉得我和那个唐宇斌,谁比较好?”

鬼使神差地,夏磊的嘴先于思维蹦出这么一句,弄得两人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一时间只是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要怎样化解这尴尬。因为这句话包含的歧义其实是太多了……

最后还是苏然先回神,故作轻松地说:“好啦,算你厉害,这个问题我怎么回答好像都是错的。”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