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好了,吃饭的时候就不要想这些伤神的事情。”唐宇斌见她皱着眉,认真思索起来,估计是在为如何回答而伤脑筋,忍不住好笑,“你等了这么久,肯定饿了,快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

“哦,好。”苏然下意识地应下,却在吃到一半时猛地想起夏磊还在等着送自己回去呢!但眼下再拒绝唐宇斌又说不过去。况且他这次出现,先是给她解围出气,又态度温和地与自己闲聊吃饭,完全没有和她置气的意思,没准就是又去出差了才没有约自己而已,自己却小心眼地理解成“闹掰”了……

在心里再三衡量过后,苏然还是觉得夏磊好欺负些,于是就微微抬眸,瞥了眼正专心吃饭的唐宇斌,发现他连吃中餐时的模样都很优雅,不紧不慢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确认他暂时没有抬头的意思时,苏然才将一只手悄悄从桌上移下来,掏出包里的手机,艰难地往桌下瞄,半是盲打地输入了一条简单交代情况的短信,发给了夏磊,接着便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以防夏磊立刻打电话来找她算账。

这些小动作都做完后,她又迅速地把手机扔进包里,同时偷瞧了唐宇斌一眼,发现他依旧保持垂眸喝醒酒汤的姿势,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把手抬上桌面,继续埋头吃饭。做贼心虚的她并没有发现唐宇斌唇边那一抹了然的笑。

有苏然机智的静音行为在先,接下来的半顿饭自然吃得十分和谐。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唐宇斌开始开口说话,而说的内容都是与苏然“失联”这半个月里他做的事情。诚如苏然所料,唐宇斌的工作很忙碌,去做了一周的培训后又连续加班应酬,包括今晚也在应酬。

“你一直这么忙吗?”她很怀疑在这种工作强度下,他是如何做到不牺牲生活的。

“最近公司的动作比较大,要拿下的单子也比之前多,所以会特别忙。等忙过了这一段,一切步入正轨,就能空闲下来了。”唐宇斌一面拿纸巾擦嘴,一面促狭地笑道,“所以苏小姐不用担心我抽不出时间和你约会。”

同样正在擦嘴的苏然一讶,“啊?”这当然不是她所担心的!真没想到唐宇斌也会开这种玩笑,而且他这话里的意思是,两人还是保持在尝试交往的状态中吗?之前半个月的“失联”就真的完全不用放在心上吗?她心里总觉得过不去这个坎。

唐宇斌却好像没注意到她的反应,兀自起身道:“我今晚喝了酒,不方便开车送你,就一道打车吧。”

“一道?”苏然连忙跟着起身,“我们顺路?”

“当然是先送你回家。”她愣愣的神情落在唐宇斌眼中,只觉十分可爱,便顺从自己心意,握上她的手腕,“走吧。”

不得不说,唐宇斌这一握很有技巧,既将苏然的手腕包在自己掌中,却又留出了适当的空间,就那样不松也不紧地牵住,若即若离,又很舒服,不会让她感到突兀,更不会让她为难是否应该拒绝。只是这一握,让她想起偶尔过马路时,夏磊好像也会这么拉着不专心的她……

等苏然终于从胡思乱想中回到现实时,她已经和唐宇斌一起坐在了的士的后座上。她不记得自己刚才说过自家地址啊。

“我记得你的地址。”见苏然诧异地往窗外看去,坐在她身边的唐宇斌便明白了她的想法,解释道。

苏然心中一动,回过头笑望他,“你是不是学过心理学啊?怎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心理学倒是没学过,只是生意场上做过的谈判多了,难免容易猜出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唐宇斌此时已经放开了她的手,“不过你的心思好猜,在于你时常把它们都写在脸上。”

闻言,苏然似乎很沮丧,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我就这么藏不住心思吗?”她的语气郁闷,“那岂不是很容易被骗。”

“会不会被骗我不知道,不过苏小姐这样真的很可爱。”说这句话的时候,唐宇斌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些沙哑,让人感到一丝带着酒气的暧昧。

车窗外的霓虹灯迅速后退,光怪陆离的斑斓色彩在车厢里不断变幻。迷离夜色下,苏然有些看不清唐宇斌的表情和眼神,只能凭借他的语气和语调来判断,他这句话已不再是出于礼貌或是修养的夸奖,而是一种示好,一种男人对女人的示好。

“对不起。”一时忘记了回应的苏然,此时却又听到了唐宇斌的道歉声。

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喝了酒,她的思路有些跟不上了,“为什么?”苏然不解地问道。

“上次看电影,我为我后来的态度向你道歉,实在不应该一言不发地给你脸色看。”他的话音里包含着诚恳与歉意,并且一本正经地解释着,“还有这半个月……我也很抱歉。其实这半个月我完全可以联系你的,但我没有,主要是因为我一直在介意一件事,没办法说服自己。”唐宇斌说完,顿了一下,转头面向苏然,“你知道我那天回去的路上为什么心情不好吗?”

苏然略显惭愧地摇摇头,尽管她也不知道这惭愧从何而来。

“那天晚上的电影,我一点儿都没看进去,不是因为我不爱看,而是我吃醋。”唐宇斌轻笑着,“你和那位夏先生的关系,似乎非常亲近,亲近到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对你……也真的很关心。”

“什么?吃夏磊的醋?”苏然哭笑不得,想也没想就说道,“没错,我和夏磊的关系呢,是非常非常亲近,亲近到小时候穿一条开裆裤。我俩小时候定过娃娃亲,所以如果能恋爱的话,那这么多年我们没准都该领证了!况且他那个人就是那样,嘴贫,对我们报社里的女生都很不错,是个很会讨女生喜欢的主儿。所以综上所述,我和他就只是很单纯的发小关系!”

尽管她可以说是不假思索地就解释了与夏磊的关系,唐宇斌也看不出她有一丝犹豫与作假,可偏偏就总觉得微妙。“真的?”他知道自己不该多追问这一句,但还是忍不住地问了。

好在苏然向来直爽,心思也不算细腻,并未多想地点点头,“真的。”

知道自己不该再犹疑,唐宇斌伸出手,试探性地轻握住苏然的一只手,感到她没有拒绝后,才又将她的手包裹得紧了些。“那……请问苏然小姐愿意试着和我正式交往看看吗?”他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突然发现自己今晚喝酒是个正确的选择。换作平日,他肯定没有勇气这样“乘胜追击”。

“我……”苏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提出这个要求,心中有一刻莫名的迟疑。她一直认为在这个大都市里,想要获得一段影视剧里那般感人的爱情是不太可能的。她的生活也很平静,没有大风大浪,所以对她来说,只要彼此互有好感,两人就能够搭伙过日子了。如今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各方面都很优秀,又对自己颇有好感,完全符合条件,可以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最佳人选……可为什么事到临头,她却犹豫了呢?甚至因为这样的犹疑,让她几乎没有被表白时该有的惊喜与欢喜?

她的为难也在唐宇斌的意料之中,毕竟认真算下来,加上相亲那次,他们也只正经约会过两次。若不是……他也不会把步子走得这样快。

见苏然下意识地咬唇,他思索之下,就退而求其次,理解地笑道,“没事儿,你也不急着回答。我把请求换一个吧,就换成……希望苏然小姐能再多花些时间了解我,给我一个机会。”

仿佛被从困境中解救出来一般,苏然如释重负地展颜一笑,“这个当然没问题,无论如何,我们都算是朋友啊,朋友之间多了解多相处,本来就是应该的。”

她这么一说,唐宇斌几乎立刻明白了,苏然是个慢热的性子,那……

他眼底多了一分犹豫之色,但只是一闪即逝。“好,那我就随性一次,试试看。”对上她明亮清澈的双眸,他心里的烦躁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随性一次?试试看?唐宇斌这话说得有些奇怪,但苏然却没有心思深究,心里也是一团乱麻。

至此,两人无话,只是始终交握住手,直到车子开到了苏然家的小区外。

这次苏然没有让唐宇斌下车,而是直接在车里和他告别后,自己推门下车,目送出租车离开后,才转身进了小区。

回到家,苏然也没有瞒着秦臻,把情况三言两语、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秦臻听完,眉开眼笑。见自家老妈如此欢喜,苏然更觉莫名的不安与忐忑,兴致缺缺地又与二老聊了两句,便把自己关进屋里,冲了个热水澡后,坐在床上,抱着抱枕发起呆来。

发了一阵子呆,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把手机从包里掏出来,解锁一看并没有夏磊的来电,却有许多条来自他的语音微信,一一点开来听,果然都是他气急败坏的指责,骂她见色忘友,惹得心事重重的苏然反而笑出声来。

“好了,我气消了,你回家以后给我个消息吧。”最后一条语音,照例是关心她的。

苏然心中一暖,按下录音键,语气轻快,“多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啦,我已经到家了。”

大约是那头的夏磊也正抱着手机,所以苏然很快感到手机的震动。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