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这票要真是给宋凯用了,他非气死不可。”苏然侧首,对夏磊咬牙说道。宋凯是夏磊的哥们,因为相貌平平,光芒总是被夏磊掩盖住。这回人家好不容易找到个女朋友,要是这么一场电影看下来,估计又得上演一场“倒戈”大戏了。

“我没想那么多嘛,图方便就连着选了三个位置……”夏磊挠了挠头。

苏然摇摇头,“你以后得注意点,给你的哥们留点儿机会,别到时候人家到手的女朋友的魂都被你给勾走了。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这事。”

“啊?”夏磊以为她只是觉得自己成了电灯泡,没想到她是想到了当年的旧事,忍不住替自己辩解一句,“我又什么都没做,怎么能怪我……”

当然了,他这句辩解很小声,正巧电影已经开始放映了,音乐声直接盖过了他的辩解,所以苏然也没听见。

“没想到夏磊买的票正好也是这部,真是好巧。”唐宇斌压低声音,插话进来。

“嗯,苏然喜欢看古装武打片,一来刺激,二来穿帮镜头多,有笑点。”夏磊自然地解释说,“我那哥们电话打得匆忙,也没说他女朋友要看什么。女生的心思我也猜不来,就按照苏然的喜好买了。”

唐宇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如此。”

“你会不会觉得我这爱好很无聊啊?”苏然不好意思地转头问唐宇斌。

“怎么会?看电影本来就是为了放松,个人放松的方式不同而已。”唐宇斌轻笑一声,“我倒是很庆幸你不喜欢看恐怖片。”可话才说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

果然,苏然好奇地追问,“为什么?难道你不敢看?”

“嗯……”唐宇斌有些难为情地应了一声。

“其实我也不敢看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苏然并没有放在心上,“电影正式开始了,快看吧。”

唐宇斌无声地点点头,把视线移回了大屏幕。

很快,苏然的低笑声就传入了他的耳朵里,他有些心猿意马,看不进电影,频频转头来看她。放映厅里光线昏暗,屏幕上的光打在苏然的侧脸上,有种朦胧的美好。

“苏……”唐宇斌正想和她说话,却发现苏然偏头转向了夏磊。

“你看又穿帮了……”只见夏磊将身子微微向左倾斜,凑到了苏然的耳边,低声笑着,“女主被烫的是左手,男主握的是右手,真是服了!”

苏然听完咯咯一笑,“刚才还有一幕,被打得摔出去以后站起来,脸上的疤痕就换了一边了……”

唐宇斌本来想借着看电影,让自己和苏然的关系发展得更亲密些,好歹能搂上个肩膀,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夏磊,一点电灯泡的自觉都没有,居然就这么和苏然起劲地聊了起来。

其实苏然之前去看电影,陪同的人员就两个,不是夏磊就是方菲,这两人陪同的次数大约是四六开。所以她算是经常和夏磊一起看电影了,自然而然就习惯性地和夏磊在“穿帮找茬”这件事上切磋了起来,压根没想太多。

而且在她的潜意识里,觉得也只有夏磊会陪自己聊穿帮镜头,唐宇斌肯定没这个低级爱好,所以就不勉强人家了。

于是整个电影播放期间,苏然和夏磊两人越找越欢,越聊越起劲,而一旁的唐宇斌的眉头则是越皱越紧。

“苏然!”在距离电影结束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唐宇斌终于耐不住了。

“嗯?”听到有人叫自己,苏然就转过头,“怎么了?”

看她一脸笑意地盯着自己,唐宇斌有脾气也发不出来了,只能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没什么……”

苏然有些疑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没有。”唐宇斌摇了摇头,转回头,重新专注于屏幕。

虽然感到莫名其妙,但是苏然也没有深究,笑着把电影的大团圆结局给看完了。

电影结束后,三人先后走出了放映厅,苏然和夏磊是有说有笑的,唯独唐宇斌一直沉默。不过苏然觉得唐宇斌比夏磊更稳重,所以话不多也是正常的。再加上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唐宇斌那不太好看的脸色被夜色笼罩着,让人不容易察觉。

“你送她回去吧,我再逛逛。”夏磊停下脚步,对唐宇斌说。

“这个当然。”唐宇斌的语气有些生硬,没有了最初的那份友善。

苏然和夏磊这次都听出不对劲来了,不同的是,夏磊很快想通了原委,而苏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啊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我本来也是好意,结果……”夏磊拍了拍脑门,“不说了,不说了。我还是先走吧,你们慢慢聊!”

说完,他也不等苏然说话,就大步跑开,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了。

“他是什么意思啊?”苏然怔怔地问。

“没什么。”叹了一口气,唐宇斌摇摇头,兀自抬脚往前,“快走吧,车还停在面店那里。”

苏然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快步跟了上去,“等等我……”

回去的路上,两人依旧沉默,特别是上了车之后,唐宇斌也一直不说话,好像十分专注地在开车,但苏然觉得他就是在摆脸色给自己看。她试着问了他一次,但他并不回答。之后又有好几次,她都想张口问问他生气的原因,却都没有问出口。一来不知道从哪里问起,二来看他冷淡的模样,多半也会吃闭门羹,所以索性闭嘴,转头看窗外。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在距离苏然家不远的路口处,正好遇到了红灯。唐宇斌突然转过头看向她。

“什么话?”苏然皱眉,想了想,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你想听什么。你从刚才好像就一直有点闷闷不乐,可我问你,你又什么都不说。”

作为文字工作者,苏然的习惯就是用最简洁的语言把事情说清楚,或者把自己的想法表达清楚。所以言语之间,难免让人觉得过于冷静,这让唐宇斌感到一阵无力。

红灯转换成绿灯,唐宇斌沉默着启动了车子。到了苏然家的小区前,唐宇斌还是冷着一张脸,但仍例行公事一般下车替她打开了车门。苏然隐约觉得他是在赌气,但他不把这赌气的原因告诉她,反而玩冷战,也让她很气恼。

“再见。路上小心。”苏然淡淡地说了句,冲他挥挥手,目送他的车子开远了。

她想,这大概就算是不欢而散吧,估计也不会有下次约会了……

“算了,莫名其妙……”发了会儿呆,苏然甩甩头,就进了小区。

而另一边,消失在街角的夏磊漫步回到自己的桑塔纳里,开始优哉游哉地给自己的“岳母大人”汇报情况。

“妈,您真是太英明了,备胎的电影票果然有用!”他感慨道。

“小然这性子真是……”秦臻在电话那头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了一阵子,接着才提起精神问,“对了,他们进展如何?你觉得他们……合适吗?”

夏磊一怔,想说合适,又觉得心中别扭,只好含糊其辞,“这个,当然是不错喽!估计很快就会有下次约会了。”

“那就好,那就好!”秦臻笑得合不拢嘴,“这周末你再来吃饭,想吃什么告诉阿姨,阿姨给你做!”

“哈哈!那太好了。”夏磊欢喜地应下,“时间晚了,不打扰您休息了,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夏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喃喃自语,“真奇怪,我到底在别扭什么?刚才要是说句合适,老人家会多放心啊……唉,算了,算了,烦,不想了!”

有些烦躁的夏磊开车到江滨转了一圈,才回了自个儿家。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发了条语音给苏然,“到家了吗?后来怎么样?”

“到家了。不过后来实在不怎么样……”苏然已经洗完热水澡躺在床上了,随手抓过手机和他聊天。

夏磊收到后反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他好像有点生气,可又不和我说他为什么生气,一路上都在生闷气,最后大家就不欢而散了。”苏然翘着腿,把腿晃来晃去,“他还问我有没有什么要主动和他说的,我实在猜不到他的意思,他又不肯明说……”

“你不喜欢?”夏磊听到她的抱怨,怔了怔,才发了条语音去。

“当然了!我最讨厌别人不把话说清楚了!”苏然吐槽道,“而且今晚前面一直不都是好好的吗?我丢了电影票也不见他生气啊,想不明白!”

夏磊本想开口提点她一句,但一想起唐宇斌对自己的敌意,就有些愤愤然,“是吧,我也觉得他有点莫名其妙。有的人,别看平时彬彬有礼的,一脸笑容无公害,说不定骨子里是个怪脾气!”

“唐宇斌会是这种人吗?”苏然诧异地问。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