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你可别想好事了,你这次纯粹是运气好,我看下次还不如买彩票。”我笑了笑。

“是不是羡慕了?我就是运气好,没治。”大侯没脸没皮地说。

“没有,我是佩服你。”我笑道。

大侯心情大好,执意要拉我去他家喝点。他也是一个人住,我们两个单身汉越聊越带劲,一直喝到很晚。

回到出租屋,我躺到床上,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我猛地惊醒,想起来一件事,东西呢?

我首先想到的是那块玛瑙原石,跳下床到处找着,最后在床边上找到了它,此时它正静静地躺在地板上。之后我往衣服口袋里摸了摸,玉琮也安稳地放在里面,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抱起那块玛瑙原石,我的手腕再次放出了红光,这次我不再那么恐慌了,毕竟我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我百思不得其解。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过一看,是赵老。

“小子,我听说,你又在老王家院捡漏了,你那个同事还买到了‘五十名珍’,不得了呀!”赵老说。

“赵老您就别提这事了。”我倒起苦水来,“‘圈里出现了个年轻人叫邓然,眼力不凡。’类似这样的话是您传的吗?”

赵老呵呵笑了起来:“对呀,你都已经知道了?传得还挺快。”

“您……您可真会折腾人。”我苦笑着说,“因为您这句话,我可是招惹了不少人。”

“这有什么?你一个新人受点挑战没什么,如果你嫌麻烦一味逃避,怎么会得到别人的认可?”赵老说。

“这……好吧。”

“再过几天就是聚会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到时候我再联系你。”说完赵老挂了电话。

赵老这一番话让我认识到,有些麻烦注定是无法避免了,我只能抓紧一切时间充实自己。我完全沉浸在古玩当中,玛瑙原石的事都被我抛到脑后了。

聚会那天,我意外得知刘文佳也要参加,她开车来接我,并且已经快到我家楼下了。

我匆忙地整理了下着装跑下了楼,一辆红色奥迪车正停在大门口,刘文佳探出车窗喊我。

我上了车,车向着城西飞驰而去。

“真没想到你也去。”我说。

“怎么了?”刘文佳莞尔一笑,“去看看也不错,应该有不少好东西。我还想见识见识你那件玉琮呢,这次你应该会拿出来吧。”

“你这话说的,你想看,我马上拿给你。”我作势就要拿。

刘文佳笑盈盈道:“不用了,开车呢。”

驶到城西边,车往南一拐,开进了一条不宽不窄的柏油路。

不远处,有一条位于路当中的长长的走廊。走廊很像公园里的长廊,不过要更宽更高,顶部是中式屋檐,铺着红色的瓦。

将车停下,我跟刘文佳一起走进了走廊。走廊装饰着竹木栅栏,很是典雅。顶部的石板上画满了壁画,中西画风都有,其中不乏一些名画的仿制品,惟妙惟肖。

走完了这条百米长廊,前面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扬城市博物馆。

在扬城生活了这么久,在我看来,扬城里设计得最好最有范的建筑就是这个市博物馆大楼了。大楼有五层,长方体,楼外面贴的是树皮纹瓷砖,与透明的玻璃幕墙间隔开,从远处看整个楼就像一个镂空雕刻了的木箱子,很有意思。

其实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已经不陌生了,最近这段时间,在看书之余,我经常来这里研究实物,所以在来的路上我已经猜到了这就是目的地。此时再一次站在这个“魔盒”面前,我依旧被它的美所深深震撼,这里面承载的不仅仅是各式各样的古玩,更是已经逝去了的百年、千年的时光。

“你对这里不陌生吧。”刘文佳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我爸带我来过,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来这看东西。”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直接上去吧。”说完,刘文佳带头进了博物馆,我跟在她身后,来到了四楼。

“文佳,上面不通呀,好像是一个接待室,不对私人开放。”见刘文佳还要往上,我连忙拉住了她。

“笨了吧。”刘文佳笑道,“这次聚会就在那里。”

“嗯?”我有些不明白。

“看来你并不知道赵老的另一个身份呀。”刘文佳解释说,“赵老他是扬城市博物馆的副馆长。”

“啊?竟然是这样。”我惊讶道。

“嗯,当初扬城建博物馆时,赵老捐出了自己的大部分藏品,几乎占到了最初馆藏的五分之一,那时他就做了博物馆的副馆长。”刘文佳说。

没想到竟然这么传奇,我对赵老更加敬佩了。

很快我们到了楼梯尽头,挡在第五层前面的那道门果然开了。第五层的构造和其他几层不太相同,门后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顺着走廊一直走,到了一个大厅。这时终于看到了玻璃展柜,这里陈列的古玩并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品,我看得入了迷。

“好了,先别看了,以后有机会,别让赵老他们等太久了。”刘文佳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时我才不舍地挪动步子,跟着她继续走。

穿过大厅,迎面是一扇红漆木门,刘文佳刚想敲门,赵老碰巧开门走了出来。

见到我们,赵老一惊:“来了呀,刚想问问你们到哪儿了,快进来吧。”

赵老将我们领了进去,面前是一个会客室,分为两间。外面一间较小,摆了一个小茶几,两个黑皮沙发,周围装饰着奇石、盆景,很是雅致。里面一间较大,摆着一张红木方桌,桌旁坐着三个人,见我们进来,他们站起了身来。

我愣了一下,这里面竟然还有一个熟人,郑林。郑林看到我,神情也是一变。

除了郑林,另外两个都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们笑着迎了过来。

其中一个较胖的中年人热情地招呼:“赵老,这两位就是您经常提到的年轻人吧。”

“嗯。”赵老点了点头,接着向我跟刘文佳介绍,“这位是周毅周老板,在北京做生意,他是我们扬城市人,也算是圈里的‘老人’了。”

“过奖过奖,我还在新手村待着呢。”周毅笑了笑说,“邓然跟刘文佳是吧,如果不嫌弃,你们就叫我一声周大哥。”

这人很有亲和力,我跟刘文佳笑着叫了声:“周大哥”。

相比之下,周毅旁边的中年人就显得有些阴冷,他只是简单地跟我们打了打招呼,经过赵老介绍,我知道了他叫李尚平,也是生意人。

赵老知道我认识郑林,但还是介绍了一下,我们相视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我们相继就座,赵老坐首座,我跟刘文佳、郑林挨着,和周毅、李尚平相对。

入座之后,来了一位年轻人,为我们一一斟茶。

年轻人手拿一个拳头大小的栗色紫砂壶,盛茶的为白瓷茶杯,茶杯色白如玉,质薄如纸。用瓷茶杯喝茶,茶杯无吸水性,传热、保温性适中,保持了茶水的色香味。

端起茶杯,还未到嘴边,我便闻到了那股扑鼻而来的幽雅香气,香气馥郁清幽有如兰花,令人心怡神醉。小吮一口茶,舌头打转滚动,各部位的味蕾都得到了充分的刺激,滋味醇厚,入口回甘,不愧为铁观音上品。

几杯茶饮尽,赵老说话了:“茶已经品过了,下面差不多该切入正题了。我们也是许久未聚了,不知大家都淘到了什么宝贝?也让老头子我欣赏欣赏。”

“赵老,我看今日聚的人也不是很多,光展示藏品恐怕不够味。要不这样,我们将各自的藏品拿出来后,指定在座的任意一人为藏品进行鉴定并估价,最后由赵老您定夺。不知您以为如何?”李尚平突然开口。

“可以,我不反对。”赵老答道。

既然赵老同意了,大家也没有意见,只是刘文佳开口:“这个……不好意思了,我今天就是纯粹来开眼的,并没带什么藏品。”

“文佳,这个不怕。”赵老说,“既然来了怎么也得露一手,这样,我这里有件东西,你先鉴定鉴定。”

说完,赵老从身上取出了一件玉挂件,递给了刘文佳。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