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看到此时张浩那副无赖的表情,我真想上去给他一拳。

“张浩,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你买了那件东西?”郑林问。

“郑哥,你在逛地摊时,我离开过半小时,就是那时候买的,只是我没有说。”

郑林有些生气:“这是真的?你可不要弄虚作假,我郑林输就输了,但绝不能做这种事。”

“郑哥,你不信我?这当然是真的。”

张浩说得信誓旦旦,郑林也无话可说了。

“邓然,我记得之前说过我们是两个一组比输赢吧,现在我这一件东西就已经赢你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张浩笑道。

我知道他是吃定我了,一开始他就打算好了,如果郑林输了他就会使出这招。没想到这个家伙为了让我难堪竟然如此存心积虑,那件玉佩怎么可能是花一千元买的?他肯定是早已经与老板打好招呼了。

“好……好!我没什么好说的了。”虽然知道真相,但我无可辩驳。

“先等一等。”大侯突然站了出来,将我拉到了一边。

“你干什么?”我不解道。

大侯拍了拍胸脯:“邓子,你别忘了还有我呢,我也买东西了。”

“对呀,我怎么忘这事了,你买了什么?”我连忙问。

大侯冲我笑了笑,接着从衣服下面拿出来了个黑塑料袋,黑塑料袋里有一个用旧报纸层层包裹的东西。大侯将报纸慢慢打开,里面是一把长约40厘米的金钱剑。

在古时,金钱剑是道士用来镇煞斩煞,辟邪去灾的,一般是用铜钱、红线手工制作,其中有许多讲究,甚是复杂。

“你怎么买了这么个东西。”说实话,我对这个金钱剑并不看好。

“唉。”大侯叹了一口气,“当时我找了半天,也没什么有把握的,这金钱剑虽然不咋地,但起码铜钱看上去很像老的。”

我直接无奈了:“好吧,买就买吧,可是这剑怎么还是烂的?”

这把金钱剑剑身是用铜钱一个个水平叠放编制起来的,剑柄则是一个铜钱柱,现在这个铜钱柱已经散开了,后面掉了不少铜钱。

大侯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个……其实我买的时候是完好的,可是我在路上不小心把它弄残了。”

我服气了,靠这么个东西能赢吗?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我还是说:“那就试试吧。”

“喂,你们两个还在那磨蹭什么?还不死心?”张浩嚷嚷。

大侯毫不示弱:“死心?我们还不一定输呢,这件是我买的,还没评呢?”

“哈哈,你说的是那个?”张浩指着大侯手里的金钱剑大笑了起来,“就这么些破铜钱加起来也比不过我玉佩上的一个坠儿。”

大侯对张浩的嘲笑毫不在意,他拿着金钱剑径直走到了王老板面前:“王老板,麻烦您看看。”

“客气了,小兄弟,你这把金钱剑花了多少钱?”王老板问。

“两千。”大侯说。

“哈哈,两千?就这些破铜钱你竟然花了两千?你可真有钱。”张浩还在冷嘲热讽。

这次大侯显得异常平静:“王老板,还是麻烦您估价吧。”

王老板拿着金钱剑看了看说:“小兄弟,不瞒你说,这金钱剑的价值还在于上面的铜钱,要想完全估价恐怕得把这剑拆开才行。”

“好,那您拆吧。”大侯稍作考虑说。

有了这话,王老板开始动手,将铜钱取了下来一一鉴定。铜钱加起来有四五十个,王老板看下来花了不少时间。

终于,王老板都看完了。大侯忍不住问:“王老板,怎么样呀?”

“你这金钱剑是买得倒也值。”王老板想了想说,“这里面有20多枚钱币都是真品,价格从十几元到近百元不等,就这些加起来也有一千了。而且这里面有一枚是乾隆通宝小平合背钱,合背钱的价格要高出普通铜钱许多,就这一枚铜钱市场价也得一千多。”

“才这些呀,有没有更值钱的?”大侯有些失望。

“这个……铜钱我都看了,估价确实就是这些。”王老板回答。

此时,我只能安慰大侯:“别瞎想了,有这些就不错了。”

大侯有些丧气地低下了头,过了一会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手往口袋里一伸,又掏出了十几枚铜钱。

“这些铜钱是从剑柄上掉下来的,王老板您再看看吧。”说着大侯将铜钱递给了王老板。

王老板接过铜钱又是一枚一枚的鉴定。

“这……这是……”王老板直愣愣地盯着手里的一枚铜钱,他身体颤抖了起来,上下嘴唇不断哆嗦着,话都说不清了。

“王老板,怎么了?”看到王老板这表现,郑林好奇地凑了过来。

看到那枚钱币,郑林也不正常了,他的嘴大大地咧开了,声音从他喉咙眼里冒了出来:“这是……是大泉五千?”

大泉五千,三国时吴国钱,青铜质,传世稀少,为中国古钱“五十名珍”之一。

“郑哥,什么大泉五千三千的?一个破铜钱有什么好惊讶的。”张浩不愧是古玩白痴,他一点也没意识到这枚铜钱的价值。

王老板脸色阴沉,不再给张浩面子说:“破铜钱?这可是大泉五千,全世界一共也没多少枚。”

此时大侯已经愣住了,我问:“王老板,这枚铜钱能估价多少?”

我已经感到了赢的希望,只要这枚铜钱的市场价能超过八万元。

“大泉五千有过上拍的记录,我可以说一下供你们参考。”王老板顿了顿说,“2011年嘉德秋拍时有过一枚,当时的估价为20至35万元。”

“大侯,你发了呀!”听了这话我猛晃大侯肩膀,他这才反应了过来:“啊,三十五万?!”

“那只是2011年的估价,现在肯定更高。你这枚铜钱是这四件里价值最高的,当之无愧。”王老板说。

听了这话,张浩受不了了,神经质一样的嘟嘟囔囔,听不清说什么。

郑林倒是大大方方:“恭喜,恭喜邓兄和侯兄了,这次我输得心服口服。”

“这……这不可能,那枚破铜钱怎么会比我的玉佩还值钱,我不相信。”张浩终于说了出来。

郑林终于忍不住了,怒斥张浩:“张浩,你给我住嘴!你这样说是不相信王老板?王老板的信誉在这里有口皆碑,岂会骗你?赶紧跟我走!”

说完,郑林朝王老板一拱手,拉着张浩几步出了品古轩。

“王老板,我想我们也该告辞了。”见他们走了,我也准备告辞。

我跟大侯几步出了店门,王老板却又追了上来:“两位小兄弟请先等等。”

“王老板,您还有事?”我疑惑道。

“这个……我想跟两位商量个事,就是……能不能将你们买到的那两件古玩卖给我?这价钱绝对好商量,就按我说过的估价,再加点也成呀。”王老板说。

我想了想道:“实不相瞒,那件玉琮我另有用处,不能卖你,至于他……”我看了看大侯。

王老板见状连忙问大侯:“侯兄弟呢?能否将那枚大泉五千出让?”

“这个……”大侯略微一想说,“我倒是无所谓了,只是不知王老板出什么价?”

“那就按我所说估价的最高值,三十五万怎么样?”王老板问。

“这……”大侯犹豫着看了看我,我冲他点了点头。

“好,那就三十五万,我卖了。”大侯说。

“那太好了,兄弟,我们进店里详谈。”王老板兴高采烈地将我们领进店。

我们坐了没多会儿,王老板从里屋出来了,手里拿着两张打印好的A4纸:“这个协议你们看看,有没有问题。”

我跟大侯看了看,协议很简单,就是写了交易的物品以及所付的价格,看过之后大侯就跟王老板一起签了字。拿着协议,大侯将钱币交给了王老板,王老板承诺款项随后就到。

一出店门,大侯再难掩喜悦:“哈哈,太爽了,真没想到,这三十五万来的也太容易了吧。”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