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天降横财,没办法。”我笑了笑。

“真是不可思议,那老太太竟然拿它当缠线棍,暴殄天物呀,这应该是一件玉琮吧。”大侯说。

我有些惊讶:“咦?没想到你还能认出来,有点本事呀。”

“我碰巧看过这个。”大侯说。

淘到这件东西,我们两个心情大好,可以说是胜券在握了。不过时间还早,为求稳妥,我建议再找第二件。

听了我的意见,大侯来了精神,他下决心自己淘第二件宝贝。

又回到了卖古玩的摊位,我已经有些懈怠了,可是大侯一直激情不减,在各个摊位来回穿梭着。我走神了一小会儿,再抬头已经找不到他人了。

时间慢慢流逝,约定的时间眼看就要到,大侯还没有出现。不能再等了,我只能自己赶去约定地点。

张浩和郑林已经在门口了,见我一个人,张浩嘲讽道:“侯大为呢?该不会是找到什么大宝贝却搬不动吧。”

我气不打一处来:“你少说大侯,这一开始就是咱俩的事,你不敢跟我比就扯进别人来,算什么本事。”

我的话戳中了张浩的软肋,他老实了下来。

“邓然,还有五分钟,要是侯大为再不出现,即使他买到了古玩也不能算数了,我们必须按照规则来。”郑林看了看表说。

“当然,我自会认账。”

就在我以为大侯肯定赶不上时,一个略显肥硕的身影边喊边跑了过来。

“邓子莫急,我来了!”

来者正是大侯。

“你这家伙还真走运,正好三个小时。”张浩看了看表说。

“我当然走运了,不过你肯定就不走运了,跟我们比你输定了。”大侯看着张浩笑道。

听了这话,郑林不答应了,他冷冷地看了大侯一眼:“这位朋友,现在说输赢是不是早了点?”

“哼,不信就比比呗。”大侯撇了撇嘴。

郑林不再看大侯,而是对我说:“这家品古轩在这个市场有口皆碑,我们将各自的东西交给店主,让他来断个高下,不知邓兄弟是否同意?”

“可以。”我说。

“那好,进店吧。”

说着,郑林将我们引进了店里。

店里迎上来了一位身穿唐服、满面红光的中年男人,那男人明显认识郑林,上来就拱手道:“郑兄弟,怎么今日有空来了?”

郑林笑脸相迎:“王老板,最近生意还好?我陪朋友过来看看。”

“那这几位就是郑兄弟的朋友了?”王老板看了看我、大侯和张浩。

“正是。”郑林回答。

听了这话我感觉这个郑林虽然高傲了点,但品行还是没问题的,只是不知为何跟张浩那种人混在了一起。

“既然是郑兄弟的朋友,那大家随便看,有喜欢的可以优惠嘛。”王老板说。

“谢谢王老板了。”郑林客气道,“只是今日我们还有其他事。”

“嗯?”王老板有些糊涂了。

“是这样的,我跟这两位朋友有一个赌约。”说着郑林指了指我跟大侯。然后他将事情的经过跟王老板大体讲了一遍。

王老板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呀,放心吧,既然要我来评断,我一定会保证公平公正,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人。”

大侯却是有些不放心,在我耳边小声嘀咕:“真没事吗?那个郑林明显和他认识。”

“放心吧,他不像是那种耍手段的人。”我小声回答。

王老板问:“那你们谁先来?”

郑林走上了前:“我先吧。”

“也好,我先来欣赏一下郑兄弟的宝贝。”王老板说。

“那献丑了。”郑林从小包里掏出了一件东西,是一个瓷碗。

那是一件青花福寿云龙纹碗,碗底还有“大清道光年制”的款识。

王老板将碗翻看了半天说:“郑兄弟果真是有眼光呀,这个碗可是晚清官窑精品。”

张浩很兴奋,眉飞色舞起来:“王老板,还请您为这个碗估价吧。”

王老板略微沉思说:“这个瓷碗为道光官窑青花福寿云龙纹碗,造型规整,绘工流畅细致,龙纹栩栩如生、飘逸洒脱,再加上保存完好、口径较大,市场价得在3万元左右。”

市场价知道了,买碗花了多少钱就成了关键。大侯直接问郑林:“冷峻哥,你买这个碗花了多少钱?”

郑林瞪了大侯一眼,显然对这个称呼并不满意。

“三千八。”他淡淡地说,同时递上了一个单子,上面详细写着买这个碗的时间、地点、价格,以及摊主姓名。

“看来这个摊子要经常去看看了,真是个大漏。”王老板看过单子笑了笑。

张浩一脸得意:“邓然,我想胜负已定了吧,你就抓紧认输吧,别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是呀,胜负确实定了,是你们输了。”大侯看了张浩一眼,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什么?你胡说八道!”张浩一下子怒了。

“行了,张浩,别打嘴仗了。”郑林有些不悦。

郑林的话起了作用,张浩顿时闭嘴了。

“邓兄弟,现在是不是该你们拿出东西来了?”郑林说。

“当然。”我答道。

我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个白布包,在王老板面前慢慢打开,里面的玉琮渐渐露了出来。

“这……这是……”王老板看着面前的东西,一时间竟结巴了起来。

看到王老板的这般反应,张浩和郑林也忍不住凑了过来。

郑林一眼就认出了王老板手里的东西,大呼出声:“这……竟然是玉琮。”

张浩似乎不懂玉琮是什么,问道:“郑哥,这东西很值钱吗?”

“现在还不好说,就算是真品,东西的年代、材质、大小等等都会影响它的价格,还是由王老板定夺吧。”郑林说。

王老板一句话也没说,他正全神贯注观察着手里的玉琮。

“今日算是开眼了,开眼了……”王老板自语道,“如果这件东西真的花了不到五千,那可真是难遇的大漏、大漏!”

“这……王老板……”郑林坐不住了,“这件难道是真的?”

“嗯,确实是真的,而且是周代的高古玉。”王老板说。

“竟……竟是周代的。”

一时间,郑林百感交集,不再说什么。

大侯超级兴奋:“王老板,您快估个价吧。”

王老板考虑了考虑,说:“这件玉琮材质为和田青玉,保存完好,沁色完美,距今差不多有三千年的历史,甚是难得。保守价得在十五万元左右,如果上拍到三十万以上也不稀奇。”

“哈哈。”听了这话,大侯放声大笑。他拍了拍张浩的肩膀,嬉皮笑脸地说,“看到了吧,我早就说过你输定了。”

“先等等。”张浩甩开大侯的手,冲着我,“邓然,你说你这件东西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买的,花了多少钱?”

“是在东南角旧货市场最后一个摊位买的,摊主是一位卖旧家具的老太太,花了一百。”我十分淡定地说。

“哈哈,旧货市场?一百块钱?这明显就是假的呀,郑哥,他们骗人!”张浩嚷嚷道。

“你说我骗人?我邓然还不至于干这种事,不信我可以领你去看看,让你知道我是不是骗人。”我真的生气了,指着张浩喊。

“好了,不用了,我相信你。”郑林突然说,“最近我也听圈里传过,说一个叫邓然的年轻人眼力不凡,今天算是信了。”

有这事?我有些没想到,连忙说:“过奖,过奖了。”

郑林摆摆手,没说什么。

“哈哈,邓然!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张浩突然毫无征兆地大笑起来。

大侯看着张浩嘟囔:“不会是受刺激疯了吧。”

张浩并不理大侯,从身上取下了一块玉佩,递给王老板:“王老板,您看看这块玉怎么样?”

王老板接过玉佩细看了一番:“这是一块和田白玉双凤纹玉佩,玉料是极品的和田羊脂玉,断代的话我看应该是明代的。虽然尺寸小,但价格绝对不低,最少也得在二十万元以上。”

王老板的话刚说完,张浩立刻得意起来:“怎么样,邓然?这件东西是我刚刚从这条街的古玩店里买的,花了一千,那家店叫宝意斋,你可以去问。”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