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年轻人,我好意将佛像让给你,你却此番说法,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想买就请走吧。”

老王哥恼羞成怒,竟然开始逐客了。

听了这话,刘文佳生气道:“你以为我们想待吗?邓然我们走。”

我跟刘文佳出了屋子,领我们来的涛子追了上去,跑到我们前面。

“两位,真不好意思呀,这个老王哥脾气太暴了,要不我再领你们到别家看看?”涛子边引路边说。

我可不想再去另一个骗子家,连忙说:“不麻烦了,我们还想去市场逛逛。”

“哦。”涛子有些丧气道。

我们已经走到了院门前,涛子为我们打开了院门,我刚想出去迎面跑进来个大姐,差点和我撞上。

那大姐扎着辫子穿一个花布衣,怀里抱着一个大木箱,箱子没有盖,里面放着几尊铜佛像。

“先别急着走。”大姐一把拉住了我。

“涛子,这两位是来买东西的吧,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大姐的目光看向我身后的涛子。

“哦,是嫂子呀,这两位对东西不太满意,说了几句,老王哥就往外撵人了。”涛子回答。

“唉,这老东西就是脾气不好,哪有把生意往外赶的?”大姐听了这话叹了口气,接着又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对我和刘文佳说:“两位先别走,我这里新收了点东西,你们再看看?”

我们还没回答,大姐已经把木箱放下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也不好说什么。

木箱子里有五尊铜佛像,我一一将它们拿出来过目,奇迹没有发生,和意料的一样,这些佛像都是假的。

最后,箱子里还剩一尊木佛像,那是一尊木雕观音坐像,高约20厘米,木质呈淡黄色,表面包浆润亮。菩萨头戴宝冠,上身穿天衣,下身着长裙,结跏趺坐,面容丰润慈祥。我对木雕并不懂,但还是觉得工艺不凡。

我轻轻地将佛像拿了出来,左手碰到的瞬间,手表亮了。

这次的影像中,有一间屋子,像是古时的民间建筑,在屋子的一张木桌上就摆着这尊观音像。观音像前有一个香炉,旁边还摆了一些贡品。接下来画面一下子开阔了起来,在木桌前出现了一位妇人。那妇人上身穿着一个蓝色带白边的袄,袄为缎面,圆领,下身穿一个粉红色的马面裙,上为裙腰,下为裙身,锈有富贵牡丹。

为了更好的根据影像判断古玩的年代,之前我花了一些时间来研究各朝各代的服装,这种上袄下裙的装扮普遍流行于晚清,也就是说这尊观音木雕像最晚也能到晚清。

我有心买这件东西,便朝大姐试探性地开口:“这东西还行呀,只是是个木头的,恐怕不值钱呀。”

“哦,你喜欢这件呀,这件是我娘从收破烂的那买来的,刚给我。”那大姐随口说。

我一听有门,大姐好像并不识货。

“那就便宜点吧,就是一块木头。”我说。

“等等!”那位大姐刚要说话,一个声音把她叫住了。

竟然是老王哥,他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心中暗道不好。

老王哥几步跑到这里冲大姐嚷嚷:“不是说了有东西先给我看吗?给我拿来。”

大姐看了我一眼,无奈我只能又将木雕递了出去,转眼木雕就到了老王哥手里。

老王哥将木雕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然后开口:“这木雕也是个老的,你想买?最少得给两万。”

“你开玩笑呀。”我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你这不是抢钱吗?之前大姐说了,这东西是从收破烂的那买来的,能有几个钱?”

“这我不管,东西到了我手里,我就开这个价。”老王哥无赖道。

我知道从老王哥这里已经走不通了,就又对大姐说:“大姐,我是真喜欢这个东西,不过看你丈夫开的价,这意思是不想卖我。”

说完我作势就要走。

“等等……等等。”大姐赶紧拉住了我。

“这开价是这样,具体可以再商量呀,你等我说说他。”说完大姐走到老王哥身边嘀咕了起来。

“这东西是我娘白给的,你开价那么高干啥,别太贪心了又把买东西的撵走了。”那大姐嗓门大,虽说是压低了声音但我还是听见了。

最后在大姐的连番攻势下,老王哥终于松了口,以一万元成交。直觉告诉我这并不吃亏。

虽说决定要买了,但我还是问了问刘文佳的意见,刘文佳默不作声,朝我点了点头。

我心里有底了,火速付钱拿到了木雕。

一直走出了庭院,刘文佳才对我说:“邓然,这次你又赚了呀,那个东西绝对不止一万。”

“哈哈,那还得多谢你,多亏跟你来了。”我笑道。

“嗯,不过我真没想到你的眼力如此厉害,你真的是刚接触古玩?说那个鎏金佛像的时候头头是道,我都惊呆了。”刘文佳说。

“这个……没那么夸张吧。”我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刚好最近几天看了这方面的书,主要还是运气好。”

“哎呀,你看了几天书就这么厉害了,还让不让人活了?”刘文佳面露娇态,令人生怜。

这次轮到我惊呆了。

刘文佳拉着我又回到了古玩旧货市场,发誓一定要买到好东西。最后她终于在一家古玩店里买到了两块物美价廉的古玉。买之前她还说让我掌掌眼,我用手摸了摸,都是真品。

我们即兴而归。

回到家,一人躺在床上,我激动地久久难眠。心结打开了,我也终于确立了目标,第一次感觉未来又充满了希望。虽然未来是光明的,但我也知道我在古玩这一行里还欠缺很多,我还需要一个贵人,那个贵人就是赵老。

没有多耽误,我抽了一天去拜访赵老。

出租车一路疾驶,很快我到了赵老家。我按了按门铃,赵老打开门朝我身后看了看:“文佳那孩子呢?不是她带你来的?”

“这……我怎么好意思一直麻烦她?”

“是吗?可是我刚刚还接到了文佳的电话,说让我帮你看一木雕。”赵老玩味地看着我。

赵老的目光有些“不善”,我不敢再接茬了。

“走,进屋吧。”还好他放过了我。

进了客厅,赵老切入了正题:“木雕呢?快拿出来吧,让我也看看。”

我赶紧将木雕摆到了桌上,赵老戴上了一双白手套,将木雕拿起来,仔细端详着。

很快,赵老放下木雕说:“这件东西不错,是真品。”

“这个……还请您详细说说吧,我今天来就是向您请教的。”我说。

“好。”赵老点了点头,“这尊木雕木质光洁,纹理细腻,色黄似象牙,应该为黄杨木整木雕刻。它衣纹雕刻流畅自然,发丝清晰可见,每根头发都交代清楚,可见雕工精湛,应为清代黄杨木雕精品。”

竟然是黄杨木的,我十分惊喜。

“不知你花了多少钱?”赵老问。

“一万。”我伸出了一根手指。

“才一万呀!”赵老惊叹道,“不得不说你这家伙太走运了,竟然又捡了个漏,这件东西市场价最少也得五万元以上。”

赵老一番追问,我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他。

“只能说是运气好吧。”我说,“那个卖假佛像的奸商可能只对铜佛像懂一点,这个木雕佛像就看漏了。”

“嗯,很可能如此。”赵老同意道。

又将木雕把玩了一番,赵老犹犹豫豫地开口:“那……邓然,这件东西能不能转让给我呢?说实话我很喜欢,价钱绝对让你满意。”

“赵老,看您说的,这尊佛像就是我特地买来送您的,这个您直接拿走。”我连忙摇头道。

听了这话,赵老看了我一眼笑道:“哈哈,小子,是不是有事求我?

“果然是瞒不住您呀。”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别客气了,有事就说吧。”

我看赵老满脸真诚便开口:“是这样的,我有意想入古玩这一行,想麻烦您帮我引引路。”

“如果就这事的话并不难,只是你真的想好了吗?”赵老看了我一眼说,“你爸的事文佳跟我说过,你应该最懂这一行的险恶,你真有决心?”

“嗯。”我点了点头。

赵老沉默片刻说:“那好,这忙我帮,不过你的佛像我不能白要,我从来没这个习惯。”

“这……”

赵老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下个月我们几个朋友有个聚会,我带你去,多认识几个朋友。凡参与者都会展示下自己的藏品,你把木雕给我了,手里就没什么了,怎么参加?”

“这个……我可以再淘一件。”我说。

“这样吧。”赵老想了想说,“行里人讲究相互交流,这次我就换给你一件东西吧。”

说完,赵老也不再等我说话,直接进了里屋。

等了片刻,赵老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赵老将盒子递给我,我打开,里面是一块玉牌。因为最近一直在看古玩书,我认出那应该是一块和田白玉雕“太平有象”牌,至于具体年代还不好说。

“太平有象”是汉族传统吉祥纹样,多以象背顶一瓶的形式出现,以瓶谐音“平”字。这玉牌正面通景雕太平有象图,反面开光内雕“太平有象”四字篆书,书画相配,主题鲜明。玉牌玉质上佳,雕工也好,图案立体感强,确实是一件精品。

“这是一块清代的玉牌。”赵老开口。

我连忙说:“赵老,这不妥吧,这件的价格应该更高吧。”

“确实是要高一些。”赵老说,“这件牌子市场价约二十万左右吧。”

“那怎么能换,您这样不吃亏了吗?”我连忙将牌子递了回去。

赵老没有接:“这有什么?我之前和你说过,东西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市场价格,自己的喜好也很关键,比起这个玉牌,我更喜欢黄杨木雕佛像。”

见赵老这么坚决我只好收下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