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回到出租屋,关上门,我将木鱼从怀中掏了出来。

如赵老所说,这个木鱼是明代的。木鱼表面有一层厚厚的包浆,在灯下还有淡淡的光晕,这是无法伪造出来的,而且又有谁会伪造一个木鱼呢?

可是木鱼是明代的,就一定是悟须所用吗?

影像里,有个僧人在吉禅庵里敲木鱼,时间地点都对上了,僧人很可能就是悟须本人。

可是影像本身也不能当做证据,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其他的证据。

可是要从哪里找呢?

我拿着木鱼,沉思了起来。困意袭来,我托着腮,意识渐渐模糊,当头支撑不住碰到桌子时,我猛地清醒了。

抬眼,从这个角度倾斜的看去,突然间有了发现。

在木鱼开口的一条边沿上,竟隐约有两个字。我取出放大镜在灯光下仔细琢磨:匾囤。

在网上一搜,出来的结果都指向了同一个人:匾囤禅师,悟须。

第二天中午,趁着休息时间,我向刘文佳要来了赵老的电话,告诉了他我的新发现。

半小时后,我在公司附近的一家茶馆里见到了赵老。赵老见我不说话,竟有些耐不住了:“你在电话里说的是真的?你真看到了匾囤二字?快把木鱼给我瞧瞧。”

我也不再卖关子,把木鱼掏了出来,并把字所在的位置指给赵老看。

赵老拿出放大镜低头细看,那专注的神情仿佛要钻进木鱼里。

看完之后,赵老有些呆愣了,半天缓过了神来对我说:“小邓,你说的对,这确实是高僧悟须的东西,你能否转让给我?价钱随你说。”

“赵老,这个价钱我真不懂,还是您说吧。”我想了一会儿回答。

赵老定了定神,表情凝重:“在我眼里,能获得它,佛缘是无价的。不过总得有个数字,就一百万吧,我把这个木鱼请回去。”

“您……您给多少?”我吃了一惊,又问了一遍。

“一百万。”赵老确定地说。

赵老的话,让我感到天旋地转。

“赵老,您不用给这么多,这木鱼上面刻着匾囤二字也不一定就与高僧悟须有关呀,也有可能是后世人刻的。”我连忙说。

赵老摆了摆手:“别人有可能不敢肯定,但我已经确定它就是悟须的了。”

“嗯?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了。

“一是,这字肯定是古时所刻,这点很容易鉴定出来;二是,这字是先写上去,然后按着笔画刻的,而这两字就是悟须所写。”赵老解释道。

“可是赵老,您怎么知道这字就是悟须所写?”我问。

“我手里有一张悟须亲笔所写的经文,据我所知,应该是世上独一份。这字的字形和笔势和经文上的极为相似。”

看样子,这木鱼曾为悟须所有,是确定无疑的了。

“赵老,就算这个木鱼真是悟须的,一百万也多了点。这样,我拿一半,五十万。”我说。

“不用了,就一百万。”赵老说,“这个东西在我眼里是值这个价的,甚至比这个价还高。”

见我还想推辞,赵老又说:“我知道你这段时间遇到点困难,这一百万你就别推辞了,不然岂不是我占了你的便宜?”

见赵老这般说,我只好答应了下来。

谈好之后,赵老问我:“小邓,我有一事不明,在发现匾囤这两个字之前,你为什么会认为这个木鱼是悟须的呢?”

这个问题我早有预料,也想好了如何应答:“买木鱼的时候,那个老板说这个木鱼是个宝贝,是吉禅庵里的高僧用过的,我也不知道这吉禅庵是什么,但是因为高僧两个字,我就买了。”

我把自己说成了个外行,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我知道这个回答很牵强,但也能敷衍过去。

“哦,原来是这样。”赵老如此说道,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也不知道他是信了还是没信。

赵老拿着木鱼离去,我在茶馆里继续呆坐着,突然间就收入了一百万,还没有缓过神来。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经过这些事,我已经能断定它确实能辨识古物,并且能显现古物的过去。

这个能力太不可思议了,甚至可以用可怕来形容。这一切一定和钻进我手腕里的那块石头有关,没想到,石头和手表的结合竟然产生了这样的效果。这块石头的秘密恐怕不简单。

晚上回到家,接到了一条通知短信,我的银行账户里有了一百万的进账。看着这条短信,我心中百感交集,没想到我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竟然是卖古玩得来的。其实我是不想与古玩打交道的,尤其是我爸因为古玩去世之后。我深知这一行的险恶,不想踏入其中。

但是现在我手里有着和神秘石头结合的手表,我知道我已经可以在这一行立于不败之地。而且这块石头是我爸留给我的,我是不是应该利用它完成爸爸没有完成的心愿?渐渐地我心底开始有了另一种欲望,我打算工作之余研究古玩,将来在这一行做出一番事业来。

阵阵电话铃声将我拉进了现实,我拿起电话。

是刘文佳。

“喂,文佳,找我有事?”我问道。

“邓然呀,这个……真不好意思,上次是我错怪你了。我已经听赵老说了,没想到你的猜测是对的。”电话那边传来轻柔的声音。

原来是这件事,我连忙解释:“文佳,你不用放心上,这不怪你,是我自己瞎想,只是碰巧蒙对了。”

“不能这么说,这样,我请你吃饭赔罪吧,就这周六,我再联系你。”

这一次,没等我再回话,刘文佳抢先挂了电话。

周六那天,刘文佳早早发来一条短信,约我在城西的一家西餐厅见面。

我比约定的时间早到,在她订好的座位上等她。

很快,刘文佳到了,虽然平日经常见面,但她推门进来的时候,我还是被小小惊艳了一下。

白色的T恤配上牛仔短裤,装扮简单,却将她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一双小白鞋让她更加可爱,加上那张白皙精致的脸蛋,黑色飘逸的披肩长发,分外迷人。

她渐渐走近,对上了我的目光,我下意识地低了低头。

“你来的这么早呀。”说着在我对面坐下。

服务员递来菜单,她将菜单交给我,我随便点了几样。

“你还特地请我吃饭,其实完全不用这样,太客气了吧。”我说。

刘文佳笑了笑:“其实这次不只是请你吃饭,一会还要请你陪我去个地方。”

“哦,这样呀。”我点了点头。

很快饭菜上来了,刘文佳边吃边说:“话说回来,你可真够厉害的,这都能让你蒙着?那个木鱼恐怕成了收藏界成交价最高的木鱼了吧。”

“这都是运气。”我说道。我也只能这么回答。

刘文佳放下了手里的刀叉:“好吧,真希望今天我也能借到你的运气。”

吃完饭,刘文佳载着我去了城西的一条老街。我一直看着窗外,越往前开,外面的景象就越加熟悉。这是一条还保留了晚清建筑的街道,是扬城一处著名的景点。可是,这样的一处胜地对我来说却是个噩梦。街的另一头是扬城最大的古玩旧货市场,我爸就在那里沉沦,过去我时常从那里把他拽回家。

“邓然,我反复考虑了多次还是决定带你来这里。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我希望你能走出来。我跟赵老都觉得你在古玩方面有着一定的天分,如果有人指导,你或许能完成你爸没有完成的心愿。”刘文佳说。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谢谢你的好意。”我点了点头。

刘文佳找了个空地将车停了下来,前面不远便是老王家院古玩旧货市场。

老王家院是个地名,关于这个地名据传还有一段故事,和著名的大奸臣和珅有关。相传嘉庆帝惩治和珅的时候,牵连到了一位居于扬城的高官,那人正是当时赫赫有名的显贵王家主人。和珅被抄家后,王家也没能幸免,主人被杀,其他人都被流放,所有的财产包括无数金银珠宝、古董字画都被收缴,只留下这个空宅院,最后也被战火给毁了。相传王家被抄家前,有些珍宝被偷偷藏匿了起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噱头,吸引了一些摆摊贩卖古董的商贩,慢慢便形成了一个古玩市场。

我跟刘文佳朝市场走去,这里一般只有周末才摆摊,现在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市场就是一个大院子,虽然周围的古墙壁已经残破不全,但你也能大体看出这个院子当时的规模。据说这正是王家的旧址。

我看得出了神,刘文佳拍了我肩膀一下:“喂,想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这里还没有变样。”

“唉,别瞎想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要向前看。”

“嗯,我知道。”我点了点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心中顿时多了几分希冀,心情也好了起来。

这里的东西品种很多,瓷器、玉器、青铜器、钱币什么都有。刘文佳还是专挑玉器看,而我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随便乱看。

古玩这一行所需要学的实在太多,要想个个都钻透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一般的玩家往往是主攻一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戴着能看穿过去的手表。

我在摊子前一个个地看,整个摊子上的东西几乎都被我摸遍了,但手表一直没有亮。

“小哥,哪有你这样看东西的,你是来过手瘾的吗?”摊主终于忍不住了。

这个骗子,没有一件是真的。我按压住心中的想法和摊主说:“我就是来见识见识。”

听了这话,摊主连看都不看我了。

就在这时刘文佳拽着我离开了摊位,她叮嘱道:“别听摊主瞎扯,买什么东西提前和我说。”

“我知道,那种一眼假的东西我还不会上当。”我小声嘀咕。

又逛了几个摊位,刘文佳开始抱怨:“唉,这里的真东西真是一年比一年少,恐怕不会有几个真正的玩家来这里了。”

不只是刘文佳,我也这样想。以前没有手表这种“神器”,我体会不到,现在能做到辨真假了,却发现没有一件真东西。细细一想,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

往前走是个挺大的摊位,不仅摆着瓷器、玉器这样的小玩意,还有青铜器、佛像等大件。因为我眼力还不行,所以还是采取一个个摸的方式,挨个摸了半天还是没发现一个真东西。

这期间,刘文佳也给我讲了一些关于玉器鉴定的知识,直到她彻底厌倦了这些假货,跑进了一家古玩店。

刘文佳走后,我继续看。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打算,这次我找的主要是佛像。将摊子上的最后一个佛像拿起来,手表依旧是没有反应,我不禁有些失望,摇了摇头。

“喂,这位兄弟,一看您就是个行家,怎么?东西不满意?”一个人快步朝我走来,到了我身边,“要不要我带您去个地方,我认识一个人,是王家之后,他专门收集佛像,其中可是有王家遗留下来的宝贝呀。”

我有些无奈,时至今日,竟还有人拿着王家的宝藏说事。

“不好意思,我在这里等人,不能走开。”我回答。

那人没说什么,默默站在原地也不走。

他和我一直耗着,直到我听到了刘文佳的声音。

刘文佳过来拍了我一下:“怎么了?傻站着干什么?我们再去前面看看吧。”

我刚想走,站着的那人像脚底下安了弹簧,一下子蹿到了我身边:“嗨,兄弟,我看你等的人已经来了,要不跟我一起去看看?”

“不好意思,我不想去。”我冷言拒绝。

没想到刘文佳来了兴趣:“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

我还没有回话,那人抢先一步说道:“我看这位兄弟正在找佛像,我知道一个人专门收集佛像,就住在这附近,是王家之后,说不定还知道王家的宝藏呢。”

我听到这人又说起王家宝藏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刘文佳却说:“邓然,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我还想再说什么,刘文佳却已经拉着我跟着那人走了。

“你怕什么?只要我们不买,他能怎么骗?现在时间还早,去看看,就当娱乐娱乐。”刘文佳在我耳边小声说。

我无奈,这个大小姐真有意思。

那人带着我们离开了古玩旧货市场,在老王家院的小巷里来回穿梭,越来越偏僻,我不禁有些担心。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有什么不法企图,想劫财劫色吧。

我看了看刘文佳,她一脸淡定。

“哥们儿,别急,前面就到了。”像是看出了我的担忧,那人说道。

又走了几分钟,我们来到了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院子不大,四周是砖砌的老围墙。

那人朝里面喊:“老王哥,快出来,来客人了。”

没多久,院子的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穿得很随意,白色背心配一个大裤衩子。

“是涛子呀,怎么又领人来了?是不是又买佛像?”老王哥边开门边说,“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些佛像我也得留点,都卖了可不行。”

“老王哥,这位小兄弟在外面找半天了,就是想请一尊佛像回去,你看……就让我们进去吧。”领我们来的那人说。

老王哥一副为难的样子:“那……好吧好吧,进来吧,记住,下次可别再带人了。”

我不得不说太假了,他们这一唱一和的明显就是预备好的。

进了院子,老王哥径直将我们领进了一间偏房,房间里一张大桌子上摆了一些青铜佛像,大约有十几尊。

老王哥指着那些佛像说:“这位小兄弟,这些可都是我的藏品,轻易不会出手的,不过见你诚心,如果出价合适我也就给你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