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这里的人真是不少,摊位大概有几十个,卖的大多是一些佛像或者佛教用品,其中以各种佛珠、香炉还有所谓的开光的手链居多,还有一些卖奇石玉石之类的。

三个人当然是以美女为主导,基本上是刘文佳跑到哪儿,我和张浩就跟到哪儿。逛了几个摊位,我发现刘文佳对那些佛像佛珠之类的没有什么兴趣,反而老往卖玉石的地方跑。

我对那些玉石并没有什么兴趣,不是说不喜欢,主要是买不起。目前,佛珠、手链什么的,应该更适合我。

刘文佳正在一个摊位旁看玉石,一手拿着强光手电筒,一手拿着放大镜,看上去很有派头。张浩跟在刘文佳后面,不管懂不懂,时不时地拍上几句马屁。我自知刘文佳那样的白富美不是我这类屌丝所能触碰的,所以我选择到旁边的一个摊位,看自己的。

摊位上的东西很杂,在最显眼的位置上摆了几尊鎏金佛像,我拿起一尊,摊主就热情地介绍起来,说这佛像是明代的,是真正的好东西。佛像是不是明代的我看不出来,我见手表没有反应就将佛像放下了。

挨个碰触了几尊佛像,手表都没有反应,我不禁有些失望。我又往摊子的另一边走去,那里摆了一些佛珠和手链。摊主介绍说佛珠都是紫檀和黄花梨的,价格便宜,一千块钱左右。我拿起来,又放下了。最后我找到了几串菩提子手链,我知道这个应该价不高。

菩提子是知名的佛门圣物,其实,它并非菩提树所结的果实,而是一种名字叫川谷的草本植物。现如今,菩提早已是一个通称了,代表着“觉悟”。菩提子常用来做佛珠手链,常见的就有三十多种,形态大小差异巨大,最初接触的人很可能会被弄糊涂。

我手上把玩的那串是金刚菩提子,金刚菩提子又叫金刚子,据佛教书籍介绍是金刚树所结之子,也有说是菩提树所结之子,甚为名贵。金刚,则为坚硬无比,无坚不摧之意,有可摧毁一切邪恶之力,佩带身上可驱邪避祸。金刚菩提子也不尽相同,分一到二十二瓣,各有不同的寓意。

我正打算问价,却被手边的一件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个暗红色的破烂木鱼,大约有两个拳头大小,被随意地摆在摊位角落里,无人问津。也不知怎么,我心里突生出一种痒痒的感觉,伸手就将木鱼拿了起来。

突然之间,手表竟然亮了!

就在我双手捧起木鱼的那一刻,我又看到了从手表中射出的那道光!光在我面前慢慢分散开来,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位身穿茶褐色僧衣的僧人,那僧人盘坐在地,一手捻着念珠,一手敲着木鱼。我仔细看了看那木鱼,木鱼也是素面无纹,大小和我手里的差不多。接下来那位僧人起身,能看到的场景一下子开阔了起来,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个三字牌匾:吉禅庵。就在这时,手表一暗,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老板,你刚刚有没有看到……看到光。”我放下木鱼,试探地问那个中年男人。

“没有啊,有什么事吗?”老板回答。

我知道他没有骗我,上次也是一样,我看到手表里的影像,但是大侯却什么都没发现,还以为我在发愣。难道这影像只有我自己才能看见?

我决定买下木鱼:“老板,我挺喜欢这件木鱼的,你开个价吧。”

那摊主想了想开口:“这个是个老件,你给500吧。”

“哎呀,你在这呀,怎么看上这个木头疙瘩了?别只图便宜呀。”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张浩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和刘文佳一起走了过来。

“老板,你看这上面还有几道裂纹,也不是好木头,就300吧。”我没有管张浩,继续说。

“你给380吧。”摊主又加了80块。

“行吧。”我看价格砍不下来了,就答应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刚拿到木鱼,张浩又开始嘟囔开了:“果然便宜没好货,一块破木头。”带着生动的面部表情,令人生厌。

“我看不一定,这件东西是个老物件,价值不好说。”刘文佳搭话道。

“什么老物件?就是烂物件。”

我听到张浩小声嘟囔了一句。

可是我没有更多的心思留意他俩,拿到木鱼后,我的心突然狂跳,很是激动,或许谜底已经离我很近了。

买到木鱼后,我迫不及待地想找个地方仔细研究一番,但刘文佳的兴趣不减,我也不好意思单独离去。就这样我随着刘文佳流连于一个个摊位之间,俨然变成了一个跟班的,期间还不时听到张浩耍嘴皮子献殷勤,真是煎熬。

又逛了一会儿,前面发生了状况。一个摊位前围了不少人,里面好像有人在争吵。刘文佳闻声走了过去,我和张浩自然也跟在了后面。

走近之后,看到一个中年人正横眉竖眼,指手画脚地对一个老大爷叫喊着什么。

“你说假的就是假的?我看你是老眼昏花。”那个中年人指着老大爷说道。

“可是……我找人看了,说是不对。”老大爷有些颤颤巍巍地说。

“哈哈,你说不对就不对?这就是真的。”那个中年人认定老爷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态度更加强硬。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赶紧拿着东西走吧,想退钱,没门!”中年人喊道。

老大爷迟疑着,见此状,中年人竟作势要动手。

“快住手!”我看这一幕再也忍不住了,冲进人群大喊。

“你是谁?可不要多管闲事!”那中年人见是一个斯文的年轻人,松了一口气,言语更嚣张了起来。

“大爷,东西能给我看看吗?”我没有理那个中年人。

那老大爷见我有心帮他,就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我,是一件圆雕白玉卧羊。

老大爷说:“我花八千元买了这个东西,老板说是汉代的,保真,如果是假的包退,要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他。”

听了这话,我点了点头。

在这古玩行当里,买了假货只能怪自己眼力不济,一般是不能找后账的。但如果老板说过保真包退的话就另当别论了,这一行,信誉也很重要,说了这话就应该担起相应的责任。

“这位老板,不知这大爷说的话可是真的?”我看向中年人,目光锐利。

中年人四处看了看,四周已围了不少人,他当众反悔恐怕以后这生意就难做了。

“是,我是说过这话,但这东西就是真的,你能断出真假?”沉默了一会儿,中年人看向我轻蔑道。

我笑了笑,十分肯定地说:“你这东西就是假的。”

瞬间,中年人面露凶相,如一头作势咬人的恶犬,狠狠道:“好,那你倒是说说看呀,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今天就别走了。”

“这个……这个我说不出来。”我迟疑了起来。

自那个木鱼之后,我心中就有了一个猜测,如果我触碰到真的古玩,手表就会冒出三维全息投影。现在手表并没有任何反应,这件东西多半就是假的。

“哈哈,说不出来?”中年人大笑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看真假但说不出原因的,凭什么?第六感?”

此时,周围的人看我的目光也怪异了起来。

“你到底会不会看呀,不会看别瞎说。”旁边一个摊位的摊主也开始给中年人帮腔了。

“不知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我看向中年人说,“我们拿着这个东西找个古玩店鉴定,如果是假的,你就退钱。如果是真的,我再给你八千。”

中年人轻蔑地笑了笑:“想得美,哪有这种说法,是你自己瞎胡闹吧。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和那个老头一起给我赔个不是,我就放过你。”

“要是我能说出来,算不算数?我和他是一起的。”

就在这时,刘文佳从人群中间款款走来,在她身后的是一副苦瓜脸的张浩。

“这个……”中年人看着刘文佳有点犹豫不定,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如果说不算数就显得心虚了。

“好,只要你说的有道理我就把钱退给那老头。”中年人终于开口。

话音刚落,刘文佳来到我身边对我说:“邓然,把东西给我吧。”

我看了看刘文佳,将玉羊递了过去。刘文佳先在手里攥了攥,又搓了搓,接着一只手拿起放大镜看了起来。

看到刘文佳的这番动作,中年人有点怵,这个架势有点专业呀。

看了有几分钟,刘文佳开口了:“首先这个东西是玉质的,入手冰凉,从手感上判断不像是料器仿的,但是这个玉并不是和田玉而应该是青海玉。青海玉的白色一般是蜡白色,与和田玉的白色相比有种灰暗不正之感,而且青海玉的透明度要明显高于和田玉,油性也差,难以达到和田玉那种温润的感觉。可是,青海玉是近代才开发使用的,你这个怎么可能是汉代的?”

“这……这……”刘文佳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老板彻底呆住了。

“别这这的了,大家都看着呢,快退钱吧。”看到那中年人的反应,我知道刘文佳说对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老板也没法反悔了,赶紧把钱退给了老大爷,玉羊也没好意思要回。

“小伙子,谢谢你了呀。”老大爷拿回了钱激动地向我道谢。

“大爷,不用客气,以后买古玩可要小心点。”我说。

送走了老大爷,我来到了刘文佳面前,犹豫了一下还是说:“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没什么,这不是帮那位老大爷吗?”刘文佳淡淡地说了一句,接着径直离开了。

这美女的脾气还真是变化莫测。

我注意到了刘文佳身后一脸铁青色的张浩,那小子瞥了我一眼,我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这次我出尽了风头,恐怕要被小人惦记上了。

也逛得差不多了,刘文佳提议回去,我欣然答应。我看到刘文佳甩开张浩自己打车走了,张浩狠狠看了我一眼,之后也打车离去。我没有那么多闲钱,只好老老实实地去坐公交。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