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高屾走到她面前,伸手把碗拿走:“全吃光了?还要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满肚子的话全被这句挡了回去,开口就变成了:“还有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微微一笑:“有的是。不过这么晚了,明天再吃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哦,吃的没有了,很好,那可以好好谈判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别动。”高屾突然开口。

]3 `. u7 p* T. |' |/ f. y, S8 D

唐楚一愣,真的定住了没动,眼珠左右瞄,看着他向自己腮边伸过手来,指尖在她嘴角一刮,把她嘴边挂着的一点酸奶刮去,然后顺手放到自己嘴里舔了舔。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什、什么节奏!现在兄妹之间都会做这么暧昧的小动作了吗!何况他们根本不是兄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和她预想的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井水不犯河水当对方是空气、反正就几天忍忍就过去了的相处模式完全不一样! 半壁江中文网

高屾却好似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任何不妥,淡然地含着手指转身走向厨房。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直到厨房里响起哗哗的刷碗水声,她才懊恼地想起来,碗底还有很多酸奶没有舔干净…… 半壁江中文网

唐楚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到一个可执行性高、不会被任何意外——尤其是突然出现的食物打断的方案:把合住规则一条一条写下来,直接拿给高屾看。

内容来自半壁江

早上起床换衣服,她又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干净的衣服所剩不多,尤其是内衣,只剩最后一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阿姨原本说只请假四五天,她就偷懒把脏衣服全扔着等阿姨回来洗。现在又延长一周,不洗就没得换,囤着的脏衣服也要发臭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说起来,昨天他在楼下浴室洗澡,肯定看到了她堆得快满出来的脏衣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虽然她不待见高屾,但也不希望自己在他眼里是个邋里邋遢不讲卫生的懒虫,真是自相矛盾。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换好衣服打开房门,迎面而来一股咖啡的香味。高屾系着围裙,一手端一只盘子从厨房出来,看到她说:“起来啦?正好,来吃早饭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看!她多有先见之明!如果毫无准备地找他谈判,肯定又被转移注意力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把那份合住规则递过去:“你先看看这个,我去刷牙。”一边瞄了一眼桌上的早餐,咖啡、果蔬沙拉、三明治和煎培根,看上去非常简单快捷,但是这样一个明媚的早晨,阳光从窗户懒洋洋地斜照进来,映出咖啡袅袅的热气,白瓷盘子里颜色素净的食物也显得格外清新,让人心情一亮。 copyright Banbijiang

与她前几天苦哈哈地干啃吐司、后来索性一觉睡到中午省掉一顿相比,这样的早餐已经十分丰盛了。她用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欢快地坐回餐桌前,培根的热气还没散。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与喷香的咖啡、五彩缤纷的沙拉、油亮亮的煎培根相比,那块吐司白乎乎、中间的夹心也白乎乎的三明治显得其貌不扬,颜色并不诱人。但唐楚只咬一口,就立刻被它内秀的滋味征服了,三口并作两口吞下去,意犹未尽地把手指上沾的一点酱料也舔干净,才腾出工夫来问:“三明治里面夹的是什么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高屾说:“煮鸡蛋、洋葱、芹菜和沙拉酱,还放了一点儿黑胡椒。” 半壁江图书频道

白吐司、水煮蛋、洋葱和芹菜都是她不太爱吃的东西,和在一起怎么会这么好吃!简直鬼斧神工化腐朽为神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还有洋葱?没吃出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不是不喜欢吃洋葱吗?我切得很碎,用黄油爆过,所以只有香味没有葱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唐楚正在闻咖啡香,闻言抬起头:“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吃洋葱?”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一边喝咖啡一边专心地看她列的合住规则,随口回答:“我给叔叔做过洋葱肥牛,他说你们全家都不爱吃洋葱,家里从不买这个菜。”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哦……”

半壁江图书频道

“咖啡不好喝?”高屾发现她捧着咖啡半天一口都没喝,“家里没有工具,只好暂且买了速溶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是,就是不爱喝咖啡,太苦了。”她凑在杯沿吸着鼻子嗅来嗅去,像个馋嘴的小狗,“但是特别喜欢闻咖啡的味道,好香。”

半壁江中文网

高屾想了想,伸手拿过她的咖啡杯:“等我一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把咖啡拿去厨房,捣鼓了一阵,原样端回来放到她面前,只是杯子里的液体颜色变浅了一些,表面飘着一层细密的泡沫:“咖啡牛奶,尝尝这个比例能接受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唐楚喝了一口,果然是咖啡味的牛奶,甜甜的,奶泡绵密细腻,只有咖啡香而没有咖啡苦。她干吃了三明治和培根,正口渴呢,咕嘟咕嘟喝了半杯,舔舔嘴,贼眼骨碌碌地瞄向中间盘子里剩余的那块三明治。

]3 `. u7 p* T. |' |/ f. y, S8 D

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无情地拈起三明治:“这块是我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毫无气节地问:“还有吗?我没吃饱。”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只做了两块。快九点了,别吃太饱,一会儿午饭吃不下。”

半壁江中文网

她继续觍着脸问:“我就吃这个当午饭行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午饭的菜我已经买好了,”高屾吃完三明治,把空杯盘收起,“你确定要吃三明治,不尝尝新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被他这么一说,唐楚立刻犹豫了。按照昨天香菇炖鸡面的水准,他正经做的菜肯定更好吃。她舔舔嘴唇:“那……明天早饭能继续吃这个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明天还有更好吃的呢。”他笑着站起身,隔着餐桌倾身向她伸过手,“别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回唐楚学乖了,往后一仰躲开,飞快地抽了一张桌上的餐巾纸把嘴一擦,果然嘴唇上有没舔干净的奶泡。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好险!差点又被轻薄了!幸好她反应敏捷手速过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高屾伸在半空的手一顿,转而去收她面前的餐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想起正事,冲桌上那张合住规则努努嘴:“那个你看完了吗?有没有意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开头第一条就是互相尊重隐私,未经同意不进对方房间,在开放区域必须着装整齐,他应该能领会她指的是什么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点点头:“你是主人,以你为准。不过平分伙食费就不用了,我贸然来打扰,理应做点贡献。”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么识趣,搞得唐楚拉不下脸放狠话,想到自己还要吃人家的白食,态度得好一点:“那水电网费就算我的吧,反正你也住不了几天,呵呵……” banbijiang.com

他站直身体看了她两眼,没说什么,转身去厨房。

]3 `. u7 p* T. |' |/ f. y, S8 D

唐楚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琢磨这穿了衣服看起来挺纤弱的呀,昨天晚上真的不是她的错觉?

内容来自半壁江

想起昨晚看见的瞎眼画面,她抖了抖,回客厅去开电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上午游戏里没什么人,连一直挂机的师父也不在线。她无聊地做了一会儿任务,升了一级,浴室里的洗衣机发出滴滴的提示音,是洗漱时顺手塞进去的衣服洗好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洗衣服她可以自己动手,但晾衣服对残障瘸腿人士而言就有点费劲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高屾擦干手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唐楚的拐杖架在浴室门外,她一手扶着洗衣机,单脚着地,弯腰费劲地从滚筒里往外扒拉衣服。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过去扶她:“你站好,我来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唐楚一把抱住洗衣机门:“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高屾斜睨了她一眼:“你能别这么逞强吗?非得把自己摔了才长记性?”

copyright Banbijiang

谁逞强了呀!大件衣物已经被她扒拉出来了,剩下的全是小内内。这人是不是缺心眼,真把自己当哥哥还是当gay蜜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迅速把剩余的衣服一股脑儿全掏出来扔到盆里,最后用一块毛巾盖住:“要不你帮我把盆端到阳台上吧,这个我确实需要帮忙,呵呵……” copyright Banbijiang

等衣服拿到阳台,才发现坚持不肯让他碰自己的衣服纯属矫情,因为晾衣竿有一人多高,她根本无法在没人帮忙的情况下金鸡独立保持平衡晾完一大盆衣服。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高屾放下盆回头,她笑得谄媚又难看:“呵呵,还得请你帮忙晾一下,呵呵……”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呵你妹啊呵,脸都要丢光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转过身去拿衣架:“你坐着吧,别过来了。才二十几天,骨头正在长,能不动就尽量别动。”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都骨折过三次了,经验丰富,能做多大动作心里有数。不过,他怎么知道她骨折了二十几天?这事她都没告诉家里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唐楚坐进电脑椅,继续眼不见为净,专心打游戏不去看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但是电脑桌正对着阳台,眼睛随便一瞄就能看到,即使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眼角余光也能瞧见。

copyright Banbijiang

比如他又拿起一件她的bra,海绵被洗衣机甩变了形,他把褶皱全抻平了;他捡起一条团成一团的粉红色花边小内内,拎着裤腰抖了抖,发现内外反了,特地翻过来再夹到衣架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唐楚双手扶额,把脸埋在键盘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简直想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人到底是不是直男!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吗?虽然背对着看不到表情,但是动作很稳很淡定的样子!还是因为经验太丰富早就习以为常了? banbijiang.com

高中他就非常受女生欢迎,是大家交口称赞的暖男,对每个女生都温和有礼。之后大学四年、工作两年,谁知道他究竟交过多少女朋友暖过多少妹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年的无知少女们也都长大了看透了:只暖一个人的才叫暖男,暖一堆的那是中央空调,呵呵。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