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综合其他 >社科心理 > 精神医生知道的秘密:人类怪异行为百科全书 > 第 4 章 有一种病叫你妈觉得你有病——孟乔森综合征、医学院学生综合征
第3节 第三章

“当然有,你的语气真像我妈。”她拿出一盒Tums[1]扔了一颗进嘴里,又递给我一颗,但被我谢绝了。她交叉双腿,忽然痛得倒抽一口冷气。

“你还好吧?”我问道。

她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舒服些,“还好,只是L4、L5腰椎间盘有些错位,我正在考虑梅奥诊所的一个新疗法,但我可不想当小白鼠。一旦你的腰背出了问题……啊,这事不提也罢。”

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卡罗尔每天都会出现新的症状,要么受伤要么生病,而且我猜每种状况都能把迈克尔“召唤”出来吧。她可能有孟乔森综合征,患者会捏造疾病以获得关注。而且她还有典型的表演型人格,本质上是一种以寻求关注、情绪易激动为特点的终身型人格障碍。

她试图表现得勇敢一些,却被背痛扰乱了。

我转移话题说道:“你出院后都发生什么事了?”

“我非常担心迈克尔,他的头痛和恶心让我一开始以为他可能得了严重的疾病。但现在我又不太确定了。”

“你想表达什么?”我问道。

“我觉得可能是心身疾病。”她说道。

真是五十步笑百步——我模仿我爸的语气在心里嘀咕道。“心身疾病?”

“你应该听过‘医学院学生综合征’吧。”她说道。

“你是指医科学生幻想自己得了教科书中所有可怕疾病的现象?”我问道。

“没错,这些孩子被他们学到的疾病搞得心神不宁,我觉得那可能也正困扰着迈克尔。他总是很敏感,而且很容易受暗示影响。”

医学院学生综合征,据说某种程度上影响了约60%在训练期的医生。这种情况属于疑病症的一种,患者会过分关注、担心自己患上严重疾病。医学训练中浩繁的疾病细节会触发这类担忧和焦虑,这一点也不奇怪。虽然有些持续时间很短,有些学生却陷入无法适应的恶性循环——他们频繁地检查自己身体是否出问题,然后根据身体感觉上的疑似症状从医学书籍中查找蛛丝马迹——腹股沟处短暂的疼痛被当作睾丸癌;热天口渴是成人糖尿病;写笔记写到手痉挛成了早期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证据。某种特定的疾病或在课堂上正在学习的器官往往是这些疑病症学生关注的重点。但随着医科学生积累更多的经验和知识,他们的焦虑会渐渐降低,“综合征”也会逐渐消失。

迈克尔还是个一年级生,出现这种普通的症状并非没可能。他起初去学生健康服务中心就是因为焦虑,但他给我的感觉却没有特别明显的不安。而且他在医院时告诉过我,他为了脱离妈妈的掌控而故意夸大了症状。

“迈克尔有可能会得这种‘综合征’,但——”

卡罗尔打断道:“不是可能,而是极为可能,我觉得你最好能安排我们俩同时跟你面谈,那样我们就能彻底搞清楚问题了。”

听起来似乎卡罗尔又想逃避她自己的问题,而把咨询的注意力转移到她儿子的身上,但我还是想多观察他们之间相处的情况。“我是可以同时帮你们做咨询,我会给你们一点时间,好让你们都安排一下各自的时间。”

“你可以明天5点左右来我住的地方吗?迈克尔答应我下课后过来吃晚饭。我就在韦斯特伍德公寓,沿这条街下去就是了,如果你能出诊就太好了。”

跟大多数医生不同的是,服务老年人的精神科医师确实有时要出诊,因为有些患者无法出门。虽然这不是一个老年人案子,我觉得观察卡罗尔在自己“地盘”的行为会很有趣,尤其是她儿子也在的时候。人们会在自家的舒适环境下透露一些信息,而且他们所处的环境也会透露更多信息。

我查了查我的日程表说道:“可以,你可以告诉迈克尔,我会在5点半左右到你家。”

卡罗尔在威尔希尔大道的住处离UCLA仅5分钟,那里是洛杉矶的东西主干道。她公寓所在大楼处位于成群的高楼中,坐拥大海、山峦和闹市区的景观,这里是西岸最令人向往的住宅区之一。

我来到卡罗尔的大楼,有仆从过来帮我停车,走进高雅的大堂,一位保安员上来迎接我并给卡罗尔打对讲电话,我还没走进电梯,她就已经知道我来了。

接近22层时我看到电梯里装饰着镀金的镜子,于是检查了一下仪表——工作一整天,我显得有些邋遢。我把领带弄正,把衬衣塞进裤子里,又用手捋了捋头发,弄出一副休闲但又不失专业的出诊模样来。

电梯门打开就是卡罗尔的公寓。我走了进去,西洛杉矶和远处太平洋的景致让人眼前一亮。卡罗尔跑过来跟我打招呼,手里拿着一杯马丁尼,脖子上还戴了个颈托。“请进,斯莫尔医生,你想喝点什么?”她凑上来小声道,“你可以来杯鸡尾酒,我不会说的……”

“矿泉水就行,什么都不加,”我说道,“你的脖子怎么了?”

“哦,说来可笑,我一直断断续续地干咳——我告诉钟医生可能是肺气肿,这咳嗽影响到我的C4、C5颈椎间盘突出。”

我心想,这已经不仅仅是孟乔森综合征了,也许她就是疑病症加上表演型人格障碍。我决定不提她的马丁尼和溃疡,但如果她要抽烟,我就得阻止了,况且她现在还自我诊断有肺气肿。

“迈克尔还没来,”她说道,“但我正好想跟你单独谈一会,我觉得我们需要做夫妻咨询。”

“和谁?”我问道。

“当然是迈克尔和我了。”

“卡罗尔,夫妻咨询通常要是一对夫妻,丈夫和妻子。”

“著名的治疗师萨尔瓦多·米纽庆不同意这个说法,他曾用他的结构式家庭治疗模型解决了许多亲子问题。”

卡罗尔说得没错,米纽庆经常服务于核心家庭以及家庭次系统[2],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相处方式中有哪些不良因素。他的方法对于缠结型的关系[3]尤其有效,他能让家庭成员知道如何划定健康的界限。他认为只有在家庭成员认识到他们关系中的痼疾并愿意做出改变时,治疗的转变才会发生。米纽庆的方法应该可以帮助卡罗尔和迈克尔,但我怀疑她的要求背后是一种手段,只是她为了多和迈克尔待在一起。

“你知道的,卡罗尔,这需要双方都愿意进行夫妻咨询。况且迈克尔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当然不是,”迈克尔说着走出电梯,“妈,你脖子怎么了?又不舒服了?”

“没什么,亲爱的,我给你弄杯你最爱的美乐葡萄酒,你们去客厅坐吧。”

我们下到楼下的客厅。卡罗尔走到厨房喊道:“露蒂西亚?请开一瓶美乐,还有,帮我准备餐前小吃。”

迈克尔和我面对面坐在卡罗尔的白色沙发上。“我都不知道原来现在的医生还出诊的。”他摇着头说道,“我可不大喜欢这么做。”

“别担心,大部分医生都不需要。”

露蒂西亚端上来一盘热的餐前小吃。我喝着矿泉水,同时注意到咖啡桌上放着《哈里森内科学原理》的其中一册,那是医科学生和实习医生的标准教材。“似乎你还在这里学习?”

“想都别想。”

卡罗尔走进来,递给迈克尔一杯红酒并在他身旁坐下。“妈,你是不是偷偷溜进了我的公寓拿走了我的第一册《哈里森》?”他问道。

她大笑道:“开什么玩笑,亲爱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喜欢读非虚构类的书,而且这本书当时在达顿书店打折。”

“但这不是一般的非虚构书,妈,”他说道,“这是医学教材。”

“我觉得挺有趣的,”她说道,“而且,我想和你有共同语言。”

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我发现场面完全在卡罗尔的掌控中。我坐在两人对面,他们两人坐同一张沙发,完全是一副毫无违和感的“夫妻咨询”的样子。

“妈,我看我们还是以后再谈论这件事吧。我想知道我进来的时候你和斯莫尔医生在讨论什么。”迈克尔说道。

“我在说我很担心你最近的情况。”她说道。

[1] 美国一种抗胃酸咀嚼钙片的牌子。

[2] 核心家庭指仅由父母和子女两代人构成的家庭。家庭次系统指根据辈分、性别、共同兴趣或功能等划分而成的家庭中的小单元。

[3] 缠结型关系的形成是由于界限过于松散模糊,家庭成员过分地关心和陷入彼此的生活之中,而常导致相互缠结的困境。在缠结的次系统里,家庭成员虽然可以得到很大程度的相互支持,产生强烈的归属感,却是以牺牲每个成员的自我发展为代价的。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